中醫藥與「循證醫學」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fm5d3

中醫藥對許多讀者而言總像是有理說不清,但又覺得很能治病養生。話說一位中年男士曾於幾次深夜瀕臨休克之感覺而無所適從。在西醫束手無策之際,他找到張大釗教授為他診症,發覺患上了男性更年期症候群。只不過煎了兩服「天王補心湯」便藥到病除。他在額手稱慶之餘,亦感慨未能及早延醫中醫藥。類似的案例數之不盡,在在證明中醫藥的確切療效。很可借中醫藥在港澳社會上的接受程度未算高,有賴市民藉《循證醫學》來說明中醫藥之治病機理才有望受到廣泛重視。

多年來我有幸緊密與中醫藥科研界、企業界與政府(官商研)交流與互動,深感中醫藥發展正處關鍵時刻,並體會老祖宗遺留下來的瑰寶必須用現代化的手段與技術來闡明及優化。

1999年始我隨香港貿發局先後到了北京、天津、日本與美國西岸考察中藥、漢藥與相關產品的生產及管理規範,體會到「品質控制」對藥業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善用者則享通,乏用者則固步不前、甚至萎縮。先看日本津村藥業每年百分之十的資源用在「品質控制」上,其漢藥的市場發展到全球每個角落。令考察團鼓舞的却是日本的漢藥學專家語重深長的叮囑團員要爭取在港澳地區這個國際平台上善用語文及商貿機遇去發揚中醫藥。在東京國際機場的候機室內孕育了創立「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MCMIA的概念。嗣後凡十一年開展了聯結了官、商、研的中醫藥平台,牽動中醫藥走向廿一世紀。現代生命科技在這新世代也突飛猛進、為中醫藥締造良機去闡釋其作用機理,然中醫藥現代化還須如衛生部陳竺部長常言要藉着現代科技手段來「現代話」中醫藥到普羅百姓家。

2003年非典肺炎肆虐,令人類遭遇到健康與經濟沉重的打擊。醫護人員無私的走在前線與病毒抗爭令人敬佩,其中受污染者接受治療後仍然免不了骨枯等的後遺症。我們一小群科技界的尖兵就在MCMIA這個平台上策劃了一項對冬蟲夏草治療骨枯及上呼吸道感染的臨床試驗計劃。由前浸會大學教授梁曦雲統籌、傳染病學臨床專家陳滿堂醫學教授設計臨床計劃書(protocol);最後由東華三院資助並執行研究。確定了冬蟲夏草的療效,讓康復中的醫護人員多了一項選擇去接受治療。

畢竟這些鱗爪只不過是諸多中、西醫學交流活動之九牛一毛,但它顯明中醫藥極其優秀與不足的層面。西方醫學仍存在很多棘手與無法跨越的難題,譬如 類風濕關節炎與婦女停經後之疼痛卻正正是中醫可以補足的領域。這有賴於中、西醫放下彼此間的成見。敢於在「循證醫學」(Evidence-based Medicine)的擂台上各顯真功夫,找到中、西醫互補的理想醫療手段。浸會大學前校長謝志偉博士與楊顯榮教授等在澳門創立之「國際中醫藥學會」及其高SCI評分之e-journal “Chinese Medicine” 正朝「循證醫學」把中醫藥推到更高之現代化及國際化水平。

把「循證醫學」應用到中醫藥其中重要一環是採用可控性強的中藥材。皆因「藥材好,藥才好」,有了優質中藥材才有利中醫師去辨證施治及養生保健。香港理工大學在深圳設立之「中藥藥學及分子藥理學重點實驗室」及澳門大學及澳門科技大學聯合組成的「澳門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正抓緊機遇去實踐可控中藥這一偉大使命。與此同時,香港政府設立了「檢測及認證局」去加強檢驗行業(包括中藥質控)的支援, 同步與澳門政府在橫琴島上快要建立之「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藉認證及檢測等攻關技術為中藥質量把關,確保醫師處方及市民購藥時皆有所依據。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2012-01-06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