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中藥」忽被重視-有驚有喜

楊國晋   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 會長

2011-11-25 | 香港 | 類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6prNa

近期讀報看到了一張很有趣的照片:一位中年男仕在鼻翼兩邊扎了兩根針,像在接受訪問,細看發現原來這位男仕是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醫生,爲了避免服食西藥會眼瞓,他正自己施針灸以治傷風。印象中較少看到香港的西醫公開挺中醫中藥,更難見到像蔡堅醫生這樣以實際行動來支持中醫。

在這篇報導中,蔡堅醫生在談及本港醫生人手是否短缺這問題時,他首次把香港注册的中醫也加入到西醫的數字,創出香港每千人口便有2.67名醫生,超過韓國(2.0)、日本(2.06)、美洲(2.25),接近全球最高醫生比例的歐洲(3.33)。但如果我們不把注册中醫、表例中醫、針灸醫師、跌打醫師等也加在一起凑數的話,其實香港每千人只有1.68名西醫,只稍高于內地的1.42數字。

回歸前中醫師被稱爲販賣草藥的人士,回歸後本港成立了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幷有制度爲中醫師注册。香港現有6408名註冊中醫和2746名表例中醫,他們大部份都是在醫院以外的社區提供私營的基層醫療服務,注册中醫師也可以開病假紙。

隨意把中醫加到西醫數字中,忽視香港醫院管理局有醫生短缺的現實(尤其是公立醫院急診室醫生的嚴重不足)是說不過去的。今天出現的公立醫院醫生不足與政府過去的規劃出錯有關。幾年前曾因政府財政壓力,减少了兩家醫學院醫學生的名額;同時推出副顧問醫生替代高級醫生(欲以較好的職稱、較低的薪資留住有經驗的醫生、打擊士氣);以及醫生工會成功爭取在醫管局醫院每周工作65小時等等,都造成今天公立醫院無法留住人才,無法招聘到足够的本地畢業生填補空缺,想提高醫療服務也有困難。我們認爲社會人士最終會明白公立醫院醫生不足,以及支持醫管局聯合兩家醫學院院長及香港醫學專科醫院主席,以高標準方式引入海外醫生來解决短暫問題。

本港每年有來自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浸會大學的八十名中醫畢業生,而西醫畢業生却有兩百五十名。同時讀醫,但中醫畢業生和西醫畢業生畢業後却面對不同際遇。由於香港未有中醫院,中醫畢業生必須先到內地找中醫院做臨床實習,實習完畢回港後通過執業考試才能掛牌行醫。而西醫畢業生則完全不需如此,相比中醫畢業生,他們一是不用到內地做臨床來回折滕;二是實習後即可執業,不需要考執業試;三是出路/收入更有保障。

由于科技一日千里,醫療服務不斷創新,以及香港社會正步入老齡化,65歲以上的人口數字將會由現時的90萬人增加到2030年的210萬人,未來醫療壓力將十分沉重,我們有理由相信要解决醫療系統的不足,不單是要增加中西醫培訓的名額,更要切實考慮中醫在未來醫療系統中如何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基本法第138條亦明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自行制定發展中西醫藥和促進醫療衛生服務的政策。2003年非典型肺炎期間,香港市民特別是病患者親眼見證了中醫中藥的療效。一直以來,世衛非常認同中醫中藥歷史悠久,在內地的廣泛使用以及療效顯著,是傳統醫藥的代表。去年十一月,世界衛生組織在香港舉行了由香港衛生署協辦的「2011-2012年西太平洋區域傳統醫藥地區策略專家顧問會議」,會議檢視了西太平洋區域內傳統醫藥的最新發展和挑戰,幷收集了區域內國家和地區的意見,草擬了未來十年的策略。會議主席香港衛生署暑長林秉恩醫生表示:與會者需要共同努力推動傳統醫藥的政策制訂,將傳統醫藥融入我們的醫療系統。

目前,香港中西醫地位懸殊,政府無論政策上還是經費上對中醫中藥的支持亦大大不足。爲什麽特區政府不以長遠的眼光考慮香港社會的發展情况,充分發揮中醫中藥在醫療保健、慢性病防治以及養生等方面的優勢,以减輕醫療服務方面的壓力?爲什麽特區政府只在最危急關頭才容許中醫中藥在醫療系統內救治病人?爲什麽特區政府不能把中醫中藥和西醫西藥都視爲未來香港醫療系統的重要組成部份,長遠規劃中醫中藥的發展,使公眾獲益?值得特區政府和新一任特首侯選人的深思。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0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