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醫」看中醫發展的障礙和建議

潘任釧中醫師   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校友會司庫

2011-12-02 | 香港 | 類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K5AWQ

筆者是一名由本港大學培訓出來的新一代中醫,在回歸後的十多年的時間,因為基本法的規定及第一任特首董建華的政策,中醫的認受性得以大大提高,香港的中醫亦得到一定的發展。時至今日,中醫可以簽發病假紙,可以贊寫工傷報告,可以簽發妊娠証明,有少部份的保險公司接受報銷中醫的治療費用等等。可以這麼說,現今的中醫認受性比十多年前好多了。

但在我和我們新一代中醫看來,倘若香港政府希望發展中醫藥為香港產業的其中之一,又或使香港在世界的中醫發展的擔任重要角色,現今香港中醫藥的發展仍然面對不少問題。

定位不清

香港中醫的發展至今仍存在定位模糊不清的問題,是純中醫,中西結合,還是不中不西?相關部門沒不能給予香港的中醫發展一個明確的定位。其原因可能是︰

1. 西醫主導中医發展
香港的中醫藥規管仍由西醫行政主導,或許香港政府是為了安全考慮才讓西醫管理中醫,方便執行中醫政策、處理中醫藥的醫療事故等。然而,顯然行外人管行內人對一個行業的發展必然構成負面影響。個人認為,香港的中醫發展,必需有創新的模式。觀看現今國內的中醫臨床研究,普遍不被國際認可;中醫藥行政管理者,亦多數是由西醫或有西醫背景。加上,國內中醫藥只隷屬衛生部轄下的一個部門,中醫發展受限於西醫的發展,同時亦令大多民眾覺得中醫為次等醫療。

2. 缺乏統籌及長遠政策
曾經有人向醫管局查詢,問及政府哪個部門負責香港的中醫藥發展,醫管局則把「皮球」拋向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而中醫藥管理委員會則又解釋其機構並不負責中醫藥發展,只會負責中醫註冊及紀律聆訊。而醫管局的中醫部只負責管理醫管局轄下的中醫診所,也不負責中醫藥發展的大方向。基於社會不同中醫機構的權責不清晰,各自為政,沒有長遠政策,大大阻礙了香港中醫藥的發展。

3. 規管混亂失當
香港中醫藥規管只有十多年,以前的港英政府並沒有理會和管理香港中醫藥發展,以至香港的中醫發展一直停滯不前,一直停留在非正規民間醫療的層面。中医不能簽發任何証明,沒有醫療保險,在回歸後才慢慢得到香港政府的重視。固有的很多民間中醫,中醫藥團體,政府必需安排過渡,否則在過渡其間會出現很大的問題。又或中成藥規管己出台很久,當局直到限期前的最後一刻才通知生產商,處方專用顆粒劑的都需要中成藥的註冊,唯大多數都未能及時註冊。規管的十多年已經過去,還有好一些的問題未能理順。政府對中醫發展的定位,當然未能定調。

4. 兩個「不同」的權力核心
現在香港中醫診所管理主要是透過三方合作,即是由醫管局以政策主導,非謀利機構負責執行推動及營辦,大學負責聘專才、及教研合作。許多人並不知道非謀利機構開辦的中醫診所需要「自負營虧」,當醫管的政策與非謀利機構出現分歧,例如大幅提高中醫待遇,非謀利機構有可能會不執行當局下達的政策,以致政策未能順利進行,兩個「不同」的權力核心,對於推動中醫政策及發展步伐構成很大的障礙。

「新中醫」的建議

香港的中醫發展如果要成功,必需成立專署,由專署負責發展定位,研究,統籌,並以中醫為主,主導其自身的發展方向。同時,政府對於發展中醫產業必需有承擔,不能單只交給非謀利機構或民間。中醫診所的營運必需由專署負責,以免進動政策時出現不必要的障礙。同時,發展中醫的同時離不開與西醫之間的合作,但是,現今為止不少西醫對中醫仍然存在極大的分歧和不了解,專署亦應該向西醫尋求多方面的合作和提高西醫們對中醫的了解,深化互信。

要解決中醫的發展障礙十分簡單,取決於當局的決心,治病求本,對症下藥,定立全新的發展方向,借鑑香港西醫成功的發展模式及爭取國際廣泛認可,否則中醫產業在香港是不會成功的,中醫認受性也不會被提高。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1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