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医」看中医发展的障碍和建议

潘任钏中医师   香港大学中医全科学士校友会司库

2011-12-02 | 香港 | 类 : 

本文之「短链接」: https://newcm.org/K5AWQ

笔者是一名由本港大学培训出来的新一代中医,在回归后的十多年的时间,因为基本法的规定及第一任特首董建华的政策,中医的认受性得以大大提高,香港的中医亦得到一定的发展。时至今日,中医可以签发病假纸,可以赞写工伤报告,可以签发妊娠証明,有少部份的保险公司接受报销中医的治疗费用等等。可以这么说,现今的中医认受性比十多年前好多了。

但在我和我们新一代中医看来,倘若香港政府希望发展中医药为香港产业的其中之一,又或使香港在世界的中医发展的担任重要角色,现今香港中医药的发展仍然面对不少问题。

定位不清

香港中医的发展至今仍存在定位模糊不清的问题,是纯中医,中西结合,还是不中不西?相关部门没不能给予香港的中医发展一个明确的定位。其原因可能是︰

1. 西医主导中医发展 香港的中医药规管仍由西医行政主导,或许香港政府是为了安全考虑才让西医管理中医,方便执行中医政策、处理中医药的医疗事故等。然而,显然行外人管行内人对一个行业的发展必然构成负面影响。个人认为,香港的中医发展,必需有创新的模式。观看现今国内的中医临床研究,普遍不被国际认可;中医药行政管理者,亦多数是由西医或有西医背景。加上,国内中医药只隷属卫生部辖下的一个部门,中医发展受限于西医的发展,同时亦令大多民众觉得中医为次等医疗。

2. 缺乏统筹及长远政策 曾经有人向医管局查询,问及政府哪个部门负责香港的中医药发展,医管局则把「皮球」抛向香港中医药管理委员会。而中医药管理委员会则又解释其机构并不负责中医药发展,只会负责中医注册及纪律聆讯。而医管局的中医部只负责管理医管局辖下的中医诊所,也不负责中医药发展的大方向。基于社会不同中医机构的权责不清晰,各自为政,没有长远政策,大大阻碍了香港中医药的发展。

3. 规管混乱失当 香港中医药规管只有十多年,以前的港英政府并没有理会和管理香港中医药发展,以至香港的中医发展一直停滞不前,一直停留在非正规民间医疗的层面。中医不能签发任何証明,没有医疗保险,在回归后才慢慢得到香港政府的重视。固有的很多民间中医,中医药团体,政府必需安排过渡,否则在过渡其间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又或中成药规管己出台很久,当局直到限期前的最后一刻才通知生产商,处方专用颗粒剂的都需要中成药的注册,唯大多数都未能及时注册。规管的十多年已经过去,还有好一些的问题未能理顺。政府对中医发展的定位,当然未能定调。

4. 两个「不同」的权力核心 现在香港中医诊所管理主要是透过三方合作,即是由医管局以政策主导,非谋利机构负责执行推动及营办,大学负责聘专才、及教研合作。许多人并不知道非谋利机构开办的中医诊所需要「自负营亏」,当医管的政策与非谋利机构出现分歧,例如大幅提高中医待遇,非谋利机构有可能会不执行当局下达的政策,以致政策未能顺利进行,两个「不同」的权力核心,对于推动中医政策及发展步伐构成很大的障碍。

「新中医」的建议

香港的中医发展如果要成功,必需成立专署,由专署负责发展定位,研究,统筹,并以中医为主,主导其自身的发展方向。同时,政府对于发展中医产业必需有承担,不能单只交给非谋利机构或民间。中医诊所的营运必需由专署负责,以免进动政策时出现不必要的障碍。同时,发展中医的同时离不开与西医之间的合作,但是,现今为止不少西医对中医仍然存在极大的分歧和不了解,专署亦应该向西医寻求多方面的合作和提高西医们对中医的了解,深化互信。

要解决中医的发展障碍十分简单,取决于当局的决心,治病求本,对症下药,定立全新的发展方向,借鉴香港西医成功的发展模式及争取国际广泛认可,否则中医产业在香港是不会成功的,中医认受性也不会被提高。

原载《大公报 中医药新天地》

(今天点阅 1 次, 共点阅 21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