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概念談

梁頌名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 中醫學院

梁思潛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 中醫學院

2013-05-24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ivTWu

第一部份 

如何認識中藥的概念

 一、緒言

中藥的概念是怎樣的?坊間或有人認為,中藥就是指原產於中國的藥物;亦有人認為中藥就是指植物藥或天然藥物。但是某些中藥,如甘草、龍膽草等,不但中醫在使用,西醫也應用,那麼中藥可否說就是指中醫、西醫共用的藥物?或說從醫藥史的角度看,在未有西藥之前,中藥在中國僅稱爲“本草”或“藥”,直至西藥在近代傳入中國後,爲了與之區分才稱之爲“中藥”。

筆者在從事中醫藥工作過程中,深感中藥的療效(功效),實際上主要是通過中醫在臨床上的運用來體現的,中藥本身具有獨特理論體系和應用形式,如氣味學說、歸經理論、方藥運用等,中藥的認識和使用離不開中醫理論。

 二、中國中藥類産品的概念

在中醫藥學體系中,中藥區別於西方植物藥的本質特徵,並不是藥物所具有的自然特徵,而是按照中醫理論來認識和使用藥物,體現中醫辨證論治的特點,因此而形成了獨特的中藥功效表達方式和中藥方劑理論。概括而言,中藥是指在中醫理論指導下所應用的天然藥物及其加工品。

歷史上,由於中藥以植物類藥居多,故古來相沿把藥物學稱之爲“本草”,而記載本草內容的典籍則稱之為“本草學”。在近代,隨著西方醫藥學在中國的傳播和應用,而中藥與西方國家植物藥無論在指導理論上,抑或是藥物應用方式等方面均有顯著區別,“本草學”遂逐漸改稱爲“中藥學”。 

三、國外對於中藥類產品(含天然藥物)的概念

根據筆者的體會,國外關於中藥類產品(含天然藥物)的概念,是指主要以來源於自然界的天然物(植物、動物)為原料而製成的藥品和醫療用保健品。目前,國外天然藥物產品主要來源於植物及其提取物,其用途主要是用於治療一些慢性疾患,或作為飲食補充劑以及化妝品等,因此亦常稱之為植物藥。

 四、中藥與西方國家植物藥的主要差異

長期以來,“中藥西用”的現象在臨床上並不少見。例如,或認爲清熱類中藥具有抗菌消炎的功效,因而在臨床應用中脫離中醫藥理論,而只將其當作抗菌素使用。其認識與應用是否最佳治療方案?對於同一病例中西醫或有各自的觀察角度以及診療方法,如單純將中藥西用,既失去了中醫辨證用藥原則,又可能犯了西醫使用抗菌素重復用藥的禁忌。

《黃帝內經》指出:“風淫於內,治以辛涼,佐以苦,以甘緩之,以辛散之;熱淫於內,治以鹹寒,佐以甘苦,以酸收之,以苦發之;……。”《金匱要略》亦指出:“夫肝之病,補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藥調之;……。”

鄧中光、鄭洪等編《鄧鐵濤寄語青年中醫》引述鄧鐵濤“發展中藥之思考"說:“中藥學是中醫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已在中醫理論指導下延續與發展數千年,其中精華非現代藥理學所能取代。……。"凡此種種,均說明自古以來中藥都是在中醫理論指導下應用的。

筆者根據個人臨床體會結合《國內外中藥市場分析》(么厲、肖詩鷹等主編.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等論述,從歷史、理論、炮製、方藥、法規、臨床應用、臨床前期試驗、臨床試驗以及開發新藥等方面,談談中藥與西方國家植物藥的主要差異:中藥應用歷史悠久,文獻豐富,具有獨特的理論體系和應用形式,西方國家植物藥一般而言只有數百年歷史;中藥具有歷史悠久的炮製經驗和工藝,可按藥物性能結合臨床需求進行炮製,西方國家植物藥一般而言並無炮製傳統和要求;中藥強調辨證用藥,重視方藥和劑型等應用,較切合病情治療實際需求,西方國家植物藥則多數爲單方,少數爲組合用藥;中國《藥品管理法》明確規定,傳統藥和現代藥均爲藥品,西方國家植物藥除個別國家外,多數並無明確規定;此外,中藥應用具有數千年臨床經驗沉澱,尤擅治慢性病、老年病等,具有價廉、方便、效驗等特色。中藥在臨床使用時若脫離中醫藥理論來使用,病證不分,其後果是或可導致藥物不良反應,成爲醫療事故隱患,西方國家植物藥主要用於普通輕症的治療以及慢性病輔助治療,不少被列入非處方藥物(OTC)範疇,亦有作為保健品而使用;中藥的GLP資料欠缺或不足,西方國家植物藥則部份具有GLP資料;不少中藥的Double-blined等臨床資料不足,西方國家植物藥則強調Double-blined等臨床資料。由於中藥在長期臨床醫療活動中形成和具備了獨特理論體系和應用形式,較為切合臨床實際需要,成爲開發新藥的重要途徑,西方國家天然藥物有一定發展前景,但難以相提並論。

 

第二部份

 認識中藥概念的實際意義

 五、正確認識中藥概念的意義

中藥和西藥的概念,二者均具有特定內涵,可說是是兩類藥物本質各自的高度概括。中藥和西藥,是中醫藥學和西醫藥學理論體系內的概念。因此,在確定中藥和西藥二者的內涵,包括劃分原則和標準時,均不能離開各自的醫藥學理論體系。認識中醫藥與西醫藥的理論體系在概念上的相異之處,對於在指導如何合理用藥、安全用藥等方面均具有重要的意義。

此外,對於加強中藥學科基礎研究,建立和完善品質控制標準以及加強知識産權保護等方面,亦具有重要意義。亦即說,中藥開發、研製亦必須和中醫理論有機地融合才算成功。離開了中醫藥理論體系指導的天然藥物,無論在概念上,抑或是在臨床應用形式、使用方法以及藥物評估等方面均有異於中藥之處,天然藥物並不完全等同於中藥。

筆者編著的《臨床中醫方藥學》提倡理法方藥與臨床聯繫,“廢醫存藥”最終使中藥失去中醫藥自身原有的理論基礎,違反中醫用藥原則,其後果是可能會因為不合理用藥而導致藥物不良反應,或引發醫療事故,最終阻礙中醫藥學發展。

中國在法規上規定傳統藥和現代藥均為藥品,與其他國家不盡相同,有利於繼承、整理、提高和發揚中醫藥事業,更為有效地開發利用醫藥資源。在中國的《中藥現代化發展綱要》關於中藥現代化發展的指導思想中,其中亦提及“繼承和發揚中醫藥學理論,運用科學理論和先進技術,推進中藥現代化發展”。

認識中醫藥與西醫藥的理論體系在概念上的相異之處,對於掌握中藥學(Chinese Materia Medica )學科的專業知識,指導中藥業界如何合理用藥、安全用藥方面均具有重要意義。如何加深對中藥的認識,如何合理用藥、安全用藥,已經逐漸成爲中藥業界的核心內容,提供藥學服務,亦必須明確“以病人爲中心”的模式。只有正確認識中藥的概念,才能更好地應用藥物,合理用藥,安全用藥,減少或消除藥物的不良反應,發揮藥物應有的作用。若脫離中醫藥理論和思維方式,很易造成藥物不良反應或醫療事故。

中醫和中藥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是一個整體,醫無藥難以揚其術,藥無醫不能奏其效,如孫思邈、李時珍既是偉大的醫家,又是“藥王”、“藥聖”。中藥學( Chinese Materia Medica )與中醫臨床的聯繫十分密切,因此亦可稱之為臨床中藥學( Clinical Chinese Materia Medica )。實踐證明,中藥學課程授課教師如果沒有實際臨床經驗( practiced clinic experience),對藥物的臨床效用沒有認識或知之甚少,照本宣科,同樣是難以把中藥學這門課程講好。衆所周知,中藥絕大多數是以複方形式進入臨床中使用,品質控制、評估可說是一個複雜而關鍵的問題,評價中藥品質亦離不開以療效爲準繩。中醫藥學史表明,學術發展離不開研習、師承以及臨證等要素。中醫藥學術淵源同樣離不開這幾方面,彼此難以截然分割。研習,包括學校教育、家學等,可說是認識和學習中醫藥學術的主要途徑;臨證,是體驗和運用中醫藥知識,實現醫學最終目的之方式;師承,是按照中醫自身發展規律,總結經驗,傳承和發展中醫學術的學科特色,如羅天益師承名醫李東垣。歷史上不少名醫家學淵源,如李時珍既繼承家學,又結合自身實踐。古來亦有“醫不三世,不服其藥”之說,一說為三世懸壺,其經驗豐富,值得信賴。另一說則指“三世”為中醫的“三世醫學”,意指為醫而沒有深厚的中醫藥理論知識,不服其藥。

筆者在編著《成方新編》、《延緩衰老的中藥應用》、《臨床中醫方藥學》等中醫藥專業書中,強調中藥的認識和使用不能脫離中醫理論,中藥具有獨特的理論體系和應用形式。就中藥專業而言,中藥學( Chinese Materia Medica )知識無論對於中藥飲片調劑( dispensing for prepared drug in pieces )、中成藥調劑 ( dispensing for proprietary Chinese medicine )和中藥規管營銷工作( drug to be managed and marked ),中藥從業員指導患者合理、安全地使用中成藥( rational drug use and safety use ),中藥臨床試驗( clinical trial ),中藥成效性的分析和評價( drug evaluation and research ),研製複方新藥( new drug) ,以及中成藥註冊( registration of proprietary Chinese medicine )等方面,全部都離不開中藥學基礎知識。此外,中藥的開發、研製,亦十分需要中藥學的相關知識。例如,在從事中藥新藥研發方面,倘若不能體現中醫藥特色和優勢,臨床療效不確切,就會失去其價值而逐漸被醫藥體係淘汰,其結果或可能是藥物雖“創新”,而臨床則“無效”。中藥的開發、研製若脫離了中藥實際應用價值基本目標,臨床療效不確切就會逐漸被淘汰。因此,除了參考現代藥理學研究成果等因素之外,中藥的開發、研製必須和中醫理論有機融合才算成功。此外,藥物治療與針灸治療等同屬於中醫治療體係的組成部份,古往今來提倡針藥並用的醫家衆多,如孫思邈、楊繼州等,加強針藥並用研究亦不失爲間接或直接促進中藥應用發展一途。

對於中藥配藥員、藥品經營者等中藥業從業員來說,必須瞭解中藥藥性、臨床應用、不良反應、保養儲存,以及常用中成藥的適用範圍,正確地處理調配中藥處方中的問題,正確回答病人或顧客的問題,指導其合理用藥、安全用藥等,正確認識中藥概念、熟悉中藥學基礎知識顯得尤其重要。

隨著生活條件、環境與現代醫學模式的變化,以及化學合成藥物等濫用或誤用所産生的藥源性疾病,具有數千年臨床應用歷史和獨特理論體系的中藥學知識,在中醫醫療、保健等方面亦同樣具有重要的意義。

注:本文是在“漫談中藥的概念”(該文是香港中藥學會舉辦《中藥發展之過去、現在、未來》研討會的題目之一,並收載於學會紀念特刊)的基礎上修訂而成。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95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