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在香港社區基層醫療保健大有可為

林志秀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副教授

2012-06-05 | 香港 | 類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X1KxL

自香港97回歸以來,中醫藥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醫療保健系統扮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近十五年來香港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進步。中醫藥的發展成就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一、香港立法會於1999年正式通過《中醫藥條例》,確定了中醫藥在香港醫療體制中的法律地位。以此為分水嶺,香港的中醫藥事業與英殖民地時期的不聞不管,任其自生自滅的作法有了質的飛躍。現在香港有近6400名註冊中醫師以及約2740名表列中醫師為市民提供各種中醫醫療服務,中醫藥行業已成為香港醫療體系中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二、1997年香港浸會大學創辦第一間中醫藥學院,填補了本港正規化中醫藥人才培養的空白,至今本地三所大學(浸大、中大和港大)分別提供中醫學和中藥學的全日制課程,為本港培養大批全科中醫醫療及中藥專業的人才,為中醫藥事業的持續發展提供優質的人力資源。三、中醫藥漸為本港市民接受,中醫藥的地位逐漸得到承認,如註冊中醫師具有專業資格批核病假和進行醫療判傷等職能。以上數個里程碑足以証明中醫藥在香港的醫療保健系統正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雖然縱向比較,香港的中醫藥確實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也應該看到中醫藥的發展,近年來遇到了不少的阻力和瓶頸,中醫藥的巨大潛力未能得到充分的體現和發揮,而其持續發展的前景並非一片大好。首先,現時政府推行的公費醫療中並不包括中醫中藥,換句話講,中醫醫療現在是被拒諸於公營醫療系統之外。這種現狀對中醫藥的發展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由於現時中醫藥從業人員都是自我僱用或在小型私營診所工作,專業形象和相應的社會地位較低。也正因為中醫藥未能享用到公營醫療資源,故與西醫同行相比,他們的工資待遇要差得多。從長遠來看,這必將影響到就讀中醫藥專業的人才素質,業界難以保証高素質新鮮血液的補充,可能導致中醫藥高質素人力資源的短缺。從病人的角度來說,中醫藥被排擠於公營醫療系統之外,顯然剝奪不少病人享受中醫藥保健醫療的機會。現時市民有病看政府西醫可以費用全免,而去看中醫用中藥則要自掏腰包。

根據香港醫管局最近的一項醫療調查,近幾年來大約20%的全港門診病人的診治是由中醫師完成的。顯而易見,中醫藥在本港普通科及一些專科門診病人的診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他們對維護市民大眾的健康所作的貢獻功不可沒,更是不容忽視。中醫藥在治療一些疾病中有著明顯的優勢,概括而言,這些適合用中醫藥治療的優勢病種包括不少常見病、慢性病、多發病。譬如感冒、流感、咳嗽;各種痛症如肩頸病、腰腿病及各種關節炎;過敏性疾病如鼻炎、濕疹、蕁麻疹;內分泌失調 之病症,如婦科病的調理以及一些重大疾病如中風後遺症的康復治療等等。此外,對癌症患者放化療後體質的調理等也是中醫藥的診治特色,而以上這些疾病都無需住院治療。

眾所周知,這些常見病、慢性病最好在社區基層醫療框架內進行診治和管理,符合醫療經濟的原則,故而值得推廣。縱觀全球各地的醫療體系,大都主張“小病在社區,大病到醫院”的作法,避免日益膨脹的醫療開支的不段攀升和政府財政的不堪負荷。

政府三四年前推出一份《基層醫療計劃綱要》的檔,旨在順應醫療經濟學的規律,建立起一套完善的醫療基層系統,這是值得倡導和鼓勵的作法。但遺憾的是,整篇《綱要》隻字不提中醫中藥,似乎主管基層醫療發展的官員對中醫藥在現時社區基層醫療所起的積極作用視而不見,對如何將中醫藥納入本港的醫療系統顯得莫不關心。

隨著本港漸入老年性社會,老年性疾病的發病率在逐年增加。大多數老年疾病如中風、高血壓病,心血管疾病雖然到醫院治療可以挽救患者的生命,但是這些疾病以及後遺症的日常護理和調養則是長期的工作。現在醫學界認為對這些重大疾病最佳的醫療護理要在社區基層醫療系統內進行。而中醫藥及針灸療法可以在社區基層醫療中心充當重要角色,發揮自己的優勢,利用其簡便效廉的特點,為這些慢性病患者提供個體化醫療服務。其實,現時香港大多數的中醫師都是以醫治慢性病為主,顯示了中醫藥在基層醫療中已經擔當了重要角色,和西醫同道一起為本港市民的健康提供不可或缺的醫療選擇。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醫藥在社區基層醫療中大有所為,其發展具有巨大潛力。若新一屆政府能夠看到和善用中醫藥的優勢,在衛生署屬下的公營基層服務中接納中醫藥作為一種治療手段,促使中西合璧,取其所長,更好地為越來越多的長期慢性病患者提供更優良的醫療和保健服務,造福人群,將是善莫大焉。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8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