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是中華民族對人類的饋贈(二)- 中醫藥學在現代醫療體系中的位置

馮奕斌博士   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

2012-05-11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kPAC4

在上一節的討論裡,我們知道,中醫藥學是現代醫藥學的重要資源,同時現代的醫療實踐也證明中醫藥學又是許多疾病的輔助和替代治療,有的甚至發揮著主要的治療作用。除青蒿素和三氧化二砷外,迄今為止,已經有大約8000多種化學單體從中草藥中分離提取出來,很多具有非常好的生物活性和藥理作用,具有廣泛的開發前景。而中藥資源已達12807種,其中植物藥11000多種、動物藥1500多種、礦物藥80多種,常用中成藥有五千多種, 中藥方劑超過10萬個, 這些豐富的資源引世界性的產、學、商的關注和興趣,如中藥全球化聯盟(總部設在香港大學)是一個由耶魯大學、牛津大學、斯坦福大學等世界一流高校,中國大陸、臺灣多所名校和輝瑞、強生、可口可樂等世界跨國公司組成的團體,上個月葛蘭素史克 (GlaxoSmithKline)也有意加入中藥的研發。的確,中醫藥學的現代研究具有非常高的原創性和非常好的應用前景,因為中醫藥學兩千多年有文字記載的豐富文獻和臨床經驗,為我們提供了發現和發明的大量線索,屠呦呦就是受到東晉名醫葛洪《肘後備急方》有關青蒿描述,採用低溫提取方法,在青蒿素的發現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陳竺等與哈爾濱醫科大學的張亭棟教授合作研究砒霜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性白血病,也是因為張亭棟從民間中醫秘方(主要成份是劇毒中藥砒霜)裡得到啟示,提純藥物,改變劑型,取得佳效。筆者的研究小組,也是以中醫文獻為線索,再以科學實證的方法,在國內外首先報導了黃連提取物(中醫臨床服用法)保肝抗癌的作用及其相關的作用機理,並根據中醫文獻中黃連與熊膽應用上的相似性,做了兩者的比較研究,提出了以植物藥黃連代替靠珍稀瀕危脊椎動物棕熊和黑熊獲取熊膽的建議。

我們也注意到,中醫臨床實踐和現代研究之間存在不平衡,因為中醫藥學有其自身的學術特點。中醫藥學是一個養身、保健、治療和康復四位一體的綜合醫學體系,國內外的醫療實踐說明中醫藥可降底醫療成本,提高市民的健康水準,一個成熟的中醫師,在其醫療實踐中,會將上述四個方面綜合考慮,求因,辨病辨證,立法,處方,所謂理、法、方、藥一線貫通,中藥一詞包含了現代意義的藥品、保健品、食品和毒品等含義,而且有些中醫藥理論已經融入到人們的生活實踐中,如根據四季的變化香港市民有中藥煲湯,喝涼茶的習俗,但是現代中醫藥研究的許多成果是按西方醫藥學的觀點進行的,很難應用來解釋或還原到中醫的臨床實踐來。探索如何用現代科學的語言來描述、解釋傳統中醫藥的本來面目,而不僅僅是將其變為西醫藥的一部分,仍然是科學家們面臨的一個重大課題。近半個世紀以來,日本對漢方醫藥學的現代化和科學化做了大量的工作,日本醫療用漢方,大部分來自於漢代張仲景的經方,已經收入公共醫療保險系統,日本著名藥理學家木村正康教授,經過對眾多漢方藥,特別是人參白虎湯,芍藥甘草湯等深入細緻的研究後,結合對現代中醫藥學的考察,深切的領悟到中醫藥學的合理性與科學性,認為中西醫學形成於不同的歷史、文化、地理環境,中醫藥學是一種不同於西方科學的“東方科學”。

過去,中醫藥的核心價值尚未得到充分的認識和理解,為此,要推動中醫藥與多學科融合發展。縱觀過去一百年中醫藥現代化的研究,雖然取得了讓世界認可的成績,但對中醫學這一複雜系統的整體觀念,辨證論治和複方治療等一系列中醫藥特色的理論、診斷和治療尚未能進行系統、全面和深入的研究和認識。如果說過去是由於研究思路,研究方法和技術的限制的話,那麼,現在是進行中醫藥特色研究的時候了,因為系統生物學、基因組學、蛋白組學、代謝組學和轉化醫學等現代生命科學的理念和技術都已經開始滲透到中醫藥學的研究中來了,為中醫藥學複雜系統的研究提供了有力的武器,如中藥全球化聯盟主席,耶魯大學鄭永齊教授對經方黃芩湯(PHY906)治療癌症化療不良反應的的研究,從品質監控、細胞、動物和二期臨床等進行了一系列研究,證明「黃芩湯」藥方的4種中藥缺一不可,4者合用才可發揮理想的療效,體現了中藥君臣佐使配伍精妙,把中醫藥研究引入主流國際學術界,其中一篇論文2010年發表在《科學轉化醫學》(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引起世界矚目。又如黃世林中醫師以雄黃為主,組方研製出“複方黃黛片”(1980年),主治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完全緩解達95%以上,90%以上的患者可獲得長期無病生存,乃至根治,但現代作用機制不清,陳竺教授等人對此方進行研究,用雄黃、青黛、丹參組方,對 APL小鼠進行動物試驗,結果表明,雄黃、青黛、丹參複方比起空白對照、任何一個成份單用,或者兩兩合用效果都更好,可以顯著延長小鼠的中位生存率,從分子水準說明中藥方劑“君、臣、佐、使”的配伍原則,這一研究論文2008年發表在國際權威雜誌《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說明瞭中藥配伍理論對中藥增效減毒的指導作用。

中華文明五千年,而有文字記載的中醫藥也有兩千多年的歷史,兩千多年裡,中醫藥學理論和實踐不斷豐富發展,一直是中國的主流醫學,對中華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重要貢獻,並成為周邊國家的主流醫學,如日本的漢方醫學,朝鮮的韓醫學等,都是以中醫藥學為主發展起來的,但近百年來西學東漸,中醫藥的發展屢受岐視和摧殘。中國大陸重視中醫藥發展,中西醫並重,成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推動中醫藥學的教育、醫療、研究和開發,取得象青蒿素、砒霜和其他許多世界性的成果,隨著中國整體國力的不斷提升,開始出現了東學西漸,中醫藥學也成為許多國家的輔助和替代醫學的一部分,香港特區政府有理由重視中醫藥,發展中醫藥,此舉必將惠及香港市民,對中華民族和人類作出應有貢獻。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3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