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藥是中華民族對人類的饋贈

馮奕斌   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

2014-04-20 | 類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sDUDu

- 從青蒿和砒霜的研究說起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的快速經濟發展和巨大的經濟成就,舉世矚目,航天和載人太空飛船的科學技術,也讓香港人感動不已。讓中國人值得驕傲的還有中醫藥的歷史和創新研究,但我們香港人並沒有好好的留意這一點,如過去一些年,因為從青蒿和砒霜中發現青蒿素和三氧化二砷,中國的醫藥學家獲得了一系列的國內外醫藥學大獎,如中國中醫科學院的屠呦呦研究員,於2011年9月23日獲得了美國拉斯克臨床醫學獎,這是拉斯克獎設立65年來首次授予中國科學家,至今為止拉斯克獎得主超過300人,已經有80人再獲諾貝爾獎,所以拉斯克獎被認為是諾貝爾獎的風向標,而且後續效應非常大,如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的醫學遺傳學家簡悅威博士,因為基因診斷技術而獲得1991年度拉斯克臨床醫學獎,之後獲多個國際大獎,2004年又獲被譽為“東方諾貝爾獎”的邵逸夫獎(第一屆),有關專家評介,屠呦呦和簡悅威都有極高的幾率獲得諾貝爾獎。

青蒿素是中國在世界上首先研製成功的一種新的化學結構的抗瘧新藥,它是從治療瘧疾中藥青蒿中分離出來的有效單體,被世界衛生組織評價為治療惡性瘧疾真正有效的藥物。它的研究始於上世紀60年代中期,和“兩彈一星(原子彈、氫彈和人造衛星)”一樣,是在中國貧困時期,中國政府以舉國之力,由數百名科學家經過堅持不懈的深入研究而取得的成果,其中屠呦呦發揮了關鍵作用。2011年度拉斯克獎臨床研究獎頒發給屠呦呦,以表彰她為挽救全球數百萬瘧疾患者所作的巨大貢獻。 她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 2011;17:1220-1227)詳細介紹了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發現和發明過程。

三氧化二砷是從毒性中藥砒霜裡面得到的抗血癌新藥。最近,美國癌症研究基金會今年把第七屆聖捷爾吉癌症研究創新成就獎授予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振義和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竺,頒獎典禮將於3月6日在紐約舉行,以表彰他們成功地將傳統中藥的砷劑(三氧化二砷,Arsenic trioxide)與西藥結合起來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白血病(acute promyelocytic leukemia APL)的原創性成果及全新療法。他們揭示了三氧化二砷(即砒霜)抗血癌的相關作用機制,將砒霜的研究推向了國際主流科學殿堂,在國際權威頂尖雜誌上發表了一系列的論文,如《血液》(Blood), 《美國科學院院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PNAS),《科學》(Science)等。現在砷劑已成為世界性的治療急性早幼粒細胞性白血病的第一線藥物,香港大學醫學院的鄺夭林教授還在2010年發明了它的口服製劑便於病人服用。

從青蒿和砒霜中發現青蒿素和三氧化二砷,並將其研究發展為世界性的藥物,是中國人的驕傲,對中醫藥研究和中醫藥事業的發展是一個極大的鼓舞,從中我們可以得到一些什麼啟示和思考呢?

  1. 基礎設施和重點投資相結合,是中醫藥事業可持續發展和取得世界領先成果的重要保證。過去60年,中國政府首先在政策上把中醫和西醫擺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推動中西醫結合和多學科研究中醫藥,經過多年較全面的發展,中醫藥教育培養的人才,在臨床、研究和開發利用上大展拳腳,在中醫藥的金字塔尖端,我們終於看到了青蒿素和砷劑兩顆明珠,而在金字塔的底端我們看到了一個巨大的中醫藥養身、保健、醫療和康復市場,過去3年多來,中央財政共投入逾173億元人民幣支持中醫藥發展,去年中國發表《關於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支援中醫藥事業發展”又作為單獨一節被列入《綱要》,在中醫藥的教育、臨床、研究和開發利用上投放大量資源,其中一項就是投資50多億元人民幣,加強市縣一級中醫院的建設和提高服務能力。
  2. 香港中醫藥的發展,可以借鑒國內外中醫藥發展的經驗,發揮自己的優勢。在合法的環境下,在民間中醫藥團體的推動下,由政府資助發展香港中醫藥不過是近10餘年的事,建立了三家中醫藥學院,加上兩家西醫學院和生命科學有關科學家的共同努力,中醫藥研究與科技開發水準迅速提升,成立了16家公立中醫診所,使中醫保健與醫療漸趨多元化(個體、企業、大學和公立),但中醫藥發展起步晚,人才缺乏,而中醫藥畢業生於本地的就業市場小,因為中醫藥教育、研究基地與設施規模小,中醫保健與醫療服務仍未正式納入公共保健與醫療體系,尚無中醫住院服務,中藥產業規模較小等等,對中醫藥的發展造成了一些不利條件。另一方面,香港也有自己的優勢:背靠祖國,長期以來,香港是國內和國際中藥材市場的集散地,形成了一些有名的中藥品牌,有濃鬱的中醫藥文化,接受和使用中醫藥的民眾和社會基礎較好(超過60%市民使用過中醫藥,10%中醫診所,承擔了22%門診服務量),資訊發達,生命科學研究水準世界一流,東西方文化交融,兩文三語,法律與醫療體制與西方國家類同,科研學術和市場環境較好,中醫藥的規管體系基本建立,因而中醫藥教育、醫療、研究和開發利用的成果,比較容易得到國際認可和接受。建議特區政府辨明上述香港中醫藥發展中的優勢和劣勢,認識中醫藥學在現代醫療體系中的位置,中醫藥學的特點,科學價值與商機,設立中醫藥發展專署,訂立中醫藥發展的長短期目標,推動中醫藥學的發展。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2014-04-20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86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