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骨傷科在公立醫院可以發揮的潛力

吳思團骨傷科醫師   香港中醫學會前會長

2012-10-26 | 類 :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8FcpJ

2012年9月底,據香港新聞報導,醫管局因急症室人手不足,培訓護士協助醫生診療以解燃眉之急,而實際上公立醫院的醫護是整體不足的,此舉只能治標。治本必須睜開慧眼,善用本地固有的醫療資源,基於骨傷科與西醫骨科診症大同小異,治療手段各具特色、互補空間較大,聘請骨傷科醫師或許是一個較好的選擇。

骨傷科的診療特色可減公院的醫療及財政壓力

當今西醫學發展可謂日新月異,部分骨科難題已被西骨採用西藥或手術逐漸攻克,但是,還有另一部分筋骨病症並非西骨或物理治療可以解決的,請不妨試試骨傷科專業而安全的診療吧!骨傷科雖然源於跌打科,但經過千年經驗累積和提煉,尤其是上世紀60年代開始融會了西醫學理論之後,骨傷科已青出於藍地升華為中西結合的骨科。

骨傷科診症注重中西結合、四診合參、客觀診斷。筆者曾接到一位53歲的男病人,根據專業判斷建議做MRI檢查(圖片1),結果成為發現一個深藏不露病灶(腰椎細菌感染)的關鍵。筆者還曾發現兩個誤診病症,一個來自新西蘭某醫院急症室的香港女長者,右鎖骨粉碎性骨折被誤診為軟組織損傷(圖片2);另一個是來自內地江門某醫院急症室的香港年輕人,右髕骨縱向骨折被誤診為筋傷(圖片3)。其實,這些誤診病例也許並非急症室醫生的專業問題,而是某些醫院把急症室醫生當作十項全能處理各科病人的制度問題,盡管急症室背後有分科,但有時第一關已經把不住。唯有增設骨科,才可減少誤診。本港急症室是否有類似情況?或許值得當局調查和檢討一下。

骨傷科受限於香港現行的醫療制度,只能注重研究非手術療法,如手法、小夾板固定法及運用中藥法等,其療效有時是立竿見影的。本港某醫學院的一位學生,因右第5蹠骨基底部骨折(圖片4),需要柱着雙枴到東華醫院骨傷科見習,又因雙足皮膚條件欠佳,既不宜石膏固定,又不願接受跌打科的敷藥治療。筆者採用一種患者完全沒有想到的第三種療法,即小夾板固定法為他固定之後,患者高興地差點跳起來,因為此法可不用柱拐下地行走且疼痛明顯減輕,不僅提高生活質素及減輕心裡壓力;更重要的是避免了因石膏固定而可能產生的肌肉萎縮和關節僵硬等併發症和後遺症,提高療效,縮短療程。正骨手法加小夾板固定法治療骨折是骨傷科較具代表性的特色療法之一,其優點是骨折癒合快、功能恢復好、治療費用低、病人痛苦少,1988年已被國際認可為中國接骨學(即CO學派),其主要學術觀點是“動靜結合、筋骨並重、內外兼治、醫患合作。”還有一位33歲男病人,經MRI確診為腰椎間盤突出症(圖片5),當筆者為他施行腰椎斜扳手法之後,患者自稱一次手法好過半年的物理治療。筆者手上還經常採用內服中藥法,治癒部分排期換膝的病人。類似顯效病例還可見於筋傷、骨傷、骨病及內傷等病症,不勝枚舉。如果公院引進骨傷科醫師發揮其診療優勢,既可減少應用消炎止痛藥及其負作用,又可減少手術及其手術可能產生的併發症和後遺症,長遠必將縮短輪候時間,減輕公院急症室及西骨的醫療和財政壓力。

中西骨科互補可望創造新的醫學奇蹟

內地中西結合已經創造了不少醫學奇蹟,最引人注目的是發生在2003年,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採用中西結合治療沙士,創下了零病人死亡、零醫務人員感染的奇蹟。還有以該院骨科專家袁浩為代表的醫療團隊,採用中西結合治療攻克骨枯;上海著名脈管病專家奚九一採用中西結合治療糖尿足,何嘗不是醫學奇蹟?這些精誠的醫學成就,有力地證明了中西醫合作則醫患三贏,而最大的贏家當然是患者。

中西骨科診症大同小異具備了結合的契機,治病各有特色給互補提供了較大的空間,但是,香港中西結合僅處於萌芽階段。不過,以病人為橋樑的間接結合倒是屢見不鮮。2004年筆者曾接到一位45歲男病人,2000年經西醫確診為左右股骨頭骨枯II期末(圖片6),先接受西骨髓芯減壓術,後接受筆者的內服中藥法,至今股骨頭尚未塌陷,仍可照常工作,減少致殘機會,並把可能換髖的時間盡量向後推遲。還有類似顯效的骨枯及其他病例,限於篇幅難以一一列舉。不過,筆者臨床中也經常遇到一些不適合非手術療法的病人,如筋斷、開放性或粉碎性骨折、退化性膝關節炎併0型腿或X型腿、III-IV期骨枯、骨腫瘤等需要手術的病症,筆者必定作口頭轉介,但中西骨科尚缺乏雙向轉介。如果中西骨科加強了解和交流,增進互信,建立轉介、會診等互補機制,必將創造新的醫學奇蹟,讓更多患者受惠,並為公院中西結合開創先河。

以公院為學術平台弘揚骨傷科的診療特色

筆者移居香港從事骨傷科醫教工作20多年了,其中超過13年是在世界上第一間中醫院─┴東華醫院渡過的。近年來,該院骨傷科平均門診量,每日超過200人次,廣華醫院則超過1000人次,大部分患者是被3-4種外敷中藥膏吸引過來的,足見敷藥對筋骨痛症療效顯著及患者對骨傷科的認受性相當高。但令人遺憾的是,骨傷科在中醫註冊之後,不僅發展滯後,而且正逐漸被邊緣化,既表現在醫管局16間私營中醫診所尚未設骨傷科;又表現在個別慈善醫院竟然把骨傷科當作普通科,把推拿科設為專科,這種本末倒置的做法既較易誤導病人、延誤病情,又使有心發展骨傷科的醫師只好另謀出路。另一方面,展望骨傷科的未來,正面臨着青黄不接的危機,表現在本港大學尚未設立骨傷專業,本科畢業之後又沒有中醫專科學院深造,使有志從事骨傷科工作的學生求學無門,使有心傳承的醫者無用武之地。如果吸納骨傷科醫師加入公院急症室及西骨門診工作,除了可改善上述不良的局面,還可以公院作為學術平台,分享現有資源,通過醫教研三結合挖掘、傳承、規範和弘揚骨傷科的診療特色。

公院之門理該平等地為中西醫而開

根據2007年大公報報導,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已認同中醫藥學與西方主流醫學一樣,是一門獨立的科學體系。根據中西醫都是政府承認的專業人士,研究對象都是人體,中醫以宏觀綜合演繹法為主,西醫以微觀分析歸納法為主。可見,只有中西醫學互補,人類健康才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眾所皆知,公立醫院是由政府資助的公營醫療機構,本來就是屬於香港市民的。因此,每個納稅人都有期望公院提供更加全面服務的權益,每位註冊中醫師都有申請加入公院服務大眾的權益。但事實上,自從2003年中醫註冊至今,公院的大門依然只為西醫而開,而不是為醫學而開。請問政府,這種駝鳥政策符合基本法嗎?請問醫管局,這種做法是否有違治病救人的醫學本義?請問平機會,主宰人類健康的中西醫平等問題不重要嗎?難道患者不希望公院提供多一種選擇嗎?回答及解決這些問題,香港中醫藥發展委員會責無旁貸地肩負着聯絡上下、貫通左右的行政和醫學使命,唯有以仁為本,先患者之憂而憂,放下門戶之見,站在良醫無類的高度,當機立斷,無條件地把中醫藥納入香港醫療架構,承認中醫師轉介化驗及影像檢查合法化,並盡快在公院增設中醫門診及中醫病房,盡快建立公立中醫院,開放公私院的醫學大門,不拘一格吸納中西醫人才,讓患者能得到更加的優質診療,讓中西醫攜手締造嶄新醫學,為人類健康謀更大的福址。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8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