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骨伤科在公立医院可以发挥的潜力

吴思团骨伤科医师   香港中医学会前会长

2012-10-26 | 类 : , , ,

本文之「短链接」: https://newcm.org/8FcpJ

2012年9月底,据香港新闻报导,医管局因急症室人手不足,培训护士协助医生诊疗以解燃眉之急,而实际上公立医院的医护是整体不足的,此举只能治标。治本必须睁开慧眼,善用本地固有的医疗资源,基于骨伤科与西医骨科诊症大同小异,治疗手段各具特色、互补空间较大,聘请骨伤科医师或许是一个较好的选择。

骨伤科的诊疗特色可减公院的医疗及财政压力

当今西医学发展可谓日新月异,部分骨科难题已被西骨采用西药或手术逐渐攻克,但是,还有另一部分筋骨病症并非西骨或物理治疗可以解决的,请不妨试试骨伤科专业而安全的诊疗吧!骨伤科虽然源于跌打科,但经过千年经验累积和提炼,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开始融会了西医学理论之后,骨伤科已青出于蓝地升华为中西结合的骨科。

骨伤科诊症注重中西结合、四诊合参、客观诊断。笔者曾接到一位53岁的男病人,根据专业判断建议做MRI检查(图片1),结果成为发现一个深藏不露病灶(腰椎细菌感染)的关键。笔者还曾发现两个误诊病症,一个来自新西兰某医院急症室的香港女长者,右锁骨粉碎性骨折被误诊为软组织损伤(图片2);另一个是来自内地江门某医院急症室的香港年轻人,右髌骨纵向骨折被误诊为筋伤(图片3)。其实,这些误诊病例也许并非急症室医生的专业问题,而是某些医院把急症室医生当作十项全能处理各科病人的制度问题,尽管急症室背后有分科,但有时第一关已经把不住。唯有增设骨科,才可减少误诊。本港急症室是否有类似情况?或许值得当局调查和检讨一下。

骨伤科受限于香港现行的医疗制度,只能注重研究非手术疗法,如手法、小夹板固定法及运用中药法等,其疗效有时是立竿见影的。本港某医学院的一位学生,因右第5蹠骨基底部骨折(图片4),需要柱着双枴到东华医院骨伤科见习,又因双足皮肤条件欠佳,既不宜石膏固定,又不愿接受跌打科的敷药治疗。笔者采用一种患者完全没有想到的第三种疗法,即小夹板固定法为他固定之后,患者高兴地差点跳起来,因为此法可不用柱拐下地行走且疼痛明显减轻,不仅提高生活质素及减轻心里压力;更重要的是避免了因石膏固定而可能产生的肌肉萎缩和关节僵硬等并发症和后遗症,提高疗效,缩短疗程。正骨手法加小夹板固定法治疗骨折是骨伤科较具代表性的特色疗法之一,其优点是骨折愈合快、功能恢复好、治疗费用低、病人痛苦少,1988年已被国际认可为中国接骨学(即CO学派),其主要学术观点是“动静结合、筋骨并重、内外兼治、医患合作。”还有一位33岁男病人,经MRI确诊为腰椎间盘突出症(图片5),当笔者为他施行腰椎斜扳手法之后,患者自称一次手法好过半年的物理治疗。笔者手上还经常采用内服中药法,治愈部分排期换膝的病人。类似显效病例还可见于筋伤、骨伤、骨病及内伤等病症,不胜枚举。如果公院引进骨伤科医师发挥其诊疗优势,既可减少应用消炎止痛药及其负作用,又可减少手术及其手术可能产生的并发症和后遗症,长远必将缩短轮候时间,减轻公院急症室及西骨的医疗和财政压力。

中西骨科互补可望创造新的医学奇蹟

内地中西结合已经创造了不少医学奇蹟,最引人注目的是发生在2003年,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采用中西结合治疗沙士,创下了零病人死亡、零医务人员感染的奇蹟。还有以该院骨科专家袁浩为代表的医疗团队,采用中西结合治疗攻克骨枯;上海著名脉管病专家奚九一采用中西结合治疗糖尿足,何尝不是医学奇蹟?这些精诚的医学成就,有力地证明了中西医合作则医患三赢,而最大的赢家当然是患者。

中西骨科诊症大同小异具备了结合的契机,治病各有特色给互补提供了较大的空间,但是,香港中西结合仅处于萌芽阶段。不过,以病人为桥梁的间接结合倒是屡见不鲜。2004年笔者曾接到一位45岁男病人,2000年经西医确诊为左右股骨头骨枯II期末(图片6),先接受西骨髓芯减压术,后接受笔者的内服中药法,至今股骨头尚未塌陷,仍可照常工作,减少致残机会,并把可能换髋的时间尽量向后推迟。还有类似显效的骨枯及其他病例,限于篇幅难以一一列举。不过,笔者临床中也经常遇到一些不适合非手术疗法的病人,如筋断、开放性或粉碎性骨折、退化性膝关节炎并0型腿或X型腿、III-IV期骨枯、骨肿瘤等需要手术的病症,笔者必定作口头转介,但中西骨科尚缺乏双向转介。如果中西骨科加强了解和交流,增进互信,建立转介、会诊等互补机制,必将创造新的医学奇蹟,让更多患者受惠,并为公院中西结合开创先河。

以公院为学术平台弘扬骨伤科的诊疗特色

笔者移居香港从事骨伤科医教工作20多年了,其中超过13年是在世界上第一间中医院─┴东华医院渡过的。近年来,该院骨伤科平均门诊量,每日超过200人次,广华医院则超过1000人次,大部分患者是被3-4种外敷中药膏吸引过来的,足见敷药对筋骨痛症疗效显著及患者对骨伤科的认受性相当高。但令人遗憾的是,骨伤科在中医注册之后,不仅发展滞后,而且正逐渐被边缘化,既表现在医管局16间私营中医诊所尚未设骨伤科;又表现在个别慈善医院竟然把骨伤科当作普通科,把推拿科设为专科,这种本末倒置的做法既较易误导病人、延误病情,又使有心发展骨伤科的医师只好另谋出路。另一方面,展望骨伤科的未来,正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危机,表现在本港大学尚未设立骨伤专业,本科毕业之后又没有中医专科学院深造,使有志从事骨伤科工作的学生求学无门,使有心传承的医者无用武之地。如果吸纳骨伤科医师加入公院急症室及西骨门诊工作,除了可改善上述不良的局面,还可以公院作为学术平台,分享现有资源,通过医教研三结合挖掘、传承、规范和弘扬骨伤科的诊疗特色。

公院之门理该平等地为中西医而开

根据2007年大公报报导,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已认同中医药学与西方主流医学一样,是一门独立的科学体系。根据中西医都是政府承认的专业人士,研究对象都是人体,中医以宏观综合演绎法为主,西医以微观分析归纳法为主。可见,只有中西医学互补,人类健康才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众所皆知,公立医院是由政府资助的公营医疗机构,本来就是属于香港市民的。因此,每个纳税人都有期望公院提供更加全面服务的权益,每位注册中医师都有申请加入公院服务大众的权益。但事实上,自从2003年中医注册至今,公院的大门依然只为西医而开,而不是为医学而开。请问政府,这种驼鸟政策符合基本法吗?请问医管局,这种做法是否有违治病救人的医学本义?请问平机会,主宰人类健康的中西医平等问题不重要吗?难道患者不希望公院提供多一种选择吗?回答及解决这些问题,香港中医药发展委员会责无旁贷地肩负着联络上下、贯通左右的行政和医学使命,唯有以仁为本,先患者之忧而忧,放下门户之见,站在良医无类的高度,当机立断,无条件地把中医药纳入香港医疗架构,承认中医师转介化验及影像检查合法化,并尽快在公院增设中医门诊及中医病房,尽快建立公立中医院,开放公私院的医学大门,不拘一格吸纳中西医人才,让患者能得到更加的优质诊疗,让中西医携手缔造崭新医学,为人类健康谋更大的福址。

原载《大公报 中医药新天地》

(今天点阅 1 次, 共点阅 28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