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與港中醫藥優勢互補

徐宏喜   上海中醫藥大學中藥學院 常務副院長

2011-10-07 | 澳門 | 類 : ,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wzMNz

筆者曾長居香港十幾年,先後在香港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從事中醫藥的科研與管理工作,直接參與並目睹了香港中醫藥的發展與變遷。2010年底,承蒙母校厚愛,受聘於上海中醫藥大學,繼續從事心愛的中醫藥事業。目前不僅參與整個中藥學院的科研管理工作,同時還主持及參加數項國家中藥研究專案和國際合作研究專案。雖身在內地,依舊關注香港中醫藥界的動態,時常比較中港兩地中醫藥發展的優勢和互補。

香港優勢勿自喜

香港具備許多得天獨厚的優勢:香港的中醫藥科研與從業人員整體科學素養較高,學術思維嚴謹,學風規範,且普遍英語較好,國際交流合作頻繁,國際認可度較高。同時香港法制健全,知識產權保護法規完善;並具備良好的中醫藥營商環境,市場規範,注重品牌效應等等。

以上優勢雖為港人津津樂道,但近年來香港中醫藥的優勢已危危欲傾。眾所周知,香港資源缺乏,中藥原材料全賴內地輸入。而且香港中醫藥教育不成規模,人才不足,至今仍沒有獨立的中醫藥大學,也沒有中醫醫院。在香港的大學中雖有三家開設有中醫藥專業,但每年培養的學生不過區區幾十位,軟硬體配套不全。其次政府對中醫藥的研究經費投入不足,使科研人員“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另外,香港大型中醫藥企業十分匱乏,中小型企業又缺少創新實力,使得中醫藥的發展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舉步維艱。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政府不求上進,卻又自視甚高。加之政府官員待遇優厚,抱有多做多錯,不做不錯的心態,缺乏上進的動力。香港回歸已過十幾年,政府的管理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至今還未頒佈完整的中醫藥發展政策。由於對中醫藥行業缺乏長遠規劃,同時外行領導內行令人無所適從,最終進展慢緩。 香港中醫藥發展躑躅不前之際,豈不知內地中醫藥早已換了“新天地”。

國內新天有不足

改革開放,國人日益重視健康生活,帶動中醫藥產業快速發展。與香港相比,內地具有不可比擬的資源優勢: 廣袤的土地,多樣的地質環境,孕育著上萬種藥用植物資源。其次內地擁有雄厚的中醫藥人才儲備及完善的中醫藥教育: 目前全國共有30多所獨立的中醫藥院校,每年有數萬名中醫藥學生畢業。僅以上海中醫藥大學為例,學校共有8個學院,每年招收中醫藥專業的學生達數千人,學校又下轄5個規模較大的附屬中醫藥臨床醫學院,教育、理論和實踐體系完備。尤其是“十二五規劃綱要”明確把支援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寫入國家戰略規劃內,更進一步為中醫藥事業的發展提供強大的助力。此外,得益於內地經濟近三十年的高速發展,中醫藥科學研究經費逐年大幅增加,部分大學及研究機構的相應配套設施已臻國際水準。

如何互補領風騷

內地的“新天地”已呈蓬勃發展之勢,但仍有不足之處。兩地如何優勢互補,已成為內地和香港必須思考的問題。

首先,產業方面,內地豐富的中醫藥資源是對香港的充分補助,更可以通過香港向世界輸送。而香港完善的法律制度、良好的營商環境、可靠的品牌形象也將為內地中醫藥企業提供保障和參照,擴寬市場,提升知名度。

其次,科研方面,香港有序的、規範的學術操守、健全的法制法規可以為內地中醫藥發展提供借鑒。而香港也可以在國家大力發展中醫藥的機遇中受惠,雙方應進行充分的科研交流合作,互為幫助。令人高興的是最近香港各大學均有多位教授參與內地“十二五”重大新藥創制和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研究,並已開始與內地機構建立了實質的合作關係。

第三,針對香港中醫藥教育薄弱,中醫藥人才儲備不足,香港可以選擇來內地辦學,借助內地已有的教育資源優勢,為港輸送中醫藥人才。內地於此過程中,亦可學習香港先進的教育理念和開闊的國際視野。

第四,在當前香港科研力量還不足的情況下,香港的中醫藥企業也可以與內地的科研機構加強合作,建立產學研聯盟。香港的企業可以借助內地科研院所的實力提高產品科技含量;內地研究機構也可以將科研成果通過香港產業化。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香港中醫藥應乘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之東風,大力發展中醫藥事業,揚長避短,與內地全面合作,方能相得益彰,並頭共進。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2011-10-07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0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