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醫藥發展史反思中國大陸和香港中醫藥教育科研發展方向

沈劍剛   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副院長

2011-08-26 | 香港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jiDGb

中國醫藥學淵遠流長﹐中醫藥發展史有三個鼎盛時期﹐每次重大進步均與中國傳統文化發展和社會變革息息相關。 春秋戰國至東漢期間是中醫藥學術發展的第一次鼎盛時期, 春秋戰國時代諸子紛起﹐百家爭鳴﹐孕育了中華醫學。《黃帝內經》的出現奠定了中醫理論框架, 為中醫學發展打下基礎。 東漢時期, 戰火連天﹐溫疫盛行﹐張仲景乃勤求古訓﹐博採眾方﹐成就《傷寒雜病論》共十六卷﹐以六經論傷寒,以臟腑論雜病。金元時期是中醫藥學術發展的第二次鼎盛時期, 中華傳統文化昌盛﹐宋儒理學盛行﹐格物致理﹐中醫學界出現金元四大家, 劉完素倡火熱而主寒涼, 張從正力主攻邪,善用汗、吐、下三法, 李東垣論內傷而重脾胃,首創脾胃內傷學說, 朱丹溪創「陽常有餘,陰常不足」之說,而主養陰。明清時代是中醫藥學術發展的第三次鼎盛時期, 《景岳全書》 ﹑《古今圖書集成.醫部全錄》﹑《醫宗金鑒》﹑《張氏醫通》﹑《證治匯補》﹑《醫林改錯》﹑《血證論》等名著相繼面世﹐極大豐富了中醫藥學術。值得一提的是﹐溫病學說是中醫學發展史上的里程碑, 吳又可倡《溫疫論》﹐葉天士著《溫熱論》, 吳鞠通作《溫病條辨》, 為急性傳染病的治療提供了指南。民國時期, 西學東漸, 名醫薈萃, 形成衷中參西學派。在民國社會大動蕩時代背景下,多位杰出中醫學家崛起于華夏大地。如北京四大名醫施今墨、蕭龍友、孔伯華、 汪逢春, 江浙沪名医丁甘仁﹑曹颖甫、谢利恒、夏应堂、秦伯未﹑程門雪、章次公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以後,  1956年成立第一批五所中醫藥學院, 至今全國高等中醫藥院校(含民族醫藥) 47所,  中醫類高校在校生2009年52.7萬人, 注冊中醫師37萬人。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財政投入到中醫藥發展逐年增加﹐2005年投入41.4億元, 2009年達到109.7億元, 增長1. 65倍, 國家自然基金中醫中藥類科研專案十五期間共計800項, 投入1.77億元,十一五期間共計2300項;投入6.25億元。令人困惑的是﹐二十世紀以來西方醫學傳入中國後﹐中西醫結合醫學的探索與實踐100余年來﹐中醫藥學術沒有新的突破, 雖然畢業生人數逐年增加,卻中醫藥後繼乏人, 如何繼承和發展中醫藥, 值得深思。

香港在中西文化彙通方面有獨特優勢﹐回歸以後﹐中醫藥學成為大學教育體系一部分﹐先後成立浸會大學﹑中大﹑港大中醫藥學院。建立了中醫藥註冊制度。注冊及表列中醫師8000余人。已在公立醫院成立14家中醫診所,將逐步達到18間中醫診所。如何根據香港的特殊環境﹐各大學中醫藥學院在中醫教育方面各自特色﹐以3-3-4教改為契機﹐探討中醫藥教育和人才培養的內在規律, 是香港中醫藥教育的重大課題。如果政府﹑業界和中醫藥學術界能遵循中醫藥發展的自身規律, 共同製定發展中醫藥的長遠規劃, 繼承傳統中醫藥理論, 發揚和創新中醫藥, 將是廣大香港市民健康和福址所系。在上周六香港理工大學召開的中醫藥發展策略研討會上﹐如會者提出了許多有益的建議, 通過中西醫合作機製成立公(私)營中醫院﹐為香港中醫藥人才培養提供基地。提高中醫藥畢業生待遇﹐建立專業發展階梯﹐吸引優秀學生投身中醫藥事業, 值得深入探討。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2011-08-26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0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