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應如何扶持「中医教育」

林志秀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

2011-12-09 | 香港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J2L6K

中醫中藥在香港有悠久的歷史,對香港各個不同時期廣大市民的保健和防病治病發揮過重要的作用。早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中醫藥曾是香港地區最主要的醫療手段和方法之一,如現在的廣華醫院的前身曾是一間以中醫中藥為主要醫療方式的醫療機構,可見中醫藥在香港的應用源遠流長。但香港正規院校式中醫高等教育的出現,卻只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事。在香港回歸祖國的當年,香港浸會大學正式成立中醫藥學院,翌年招收第一屆中醫本科學士學位學生,標誌著香港現代中醫高等教育的開始,但與國內1956年成立四所正規中醫藥院校相比,足足晚了四十一年。

繼香港浸會大學之後,香港中文大學於1998年和香港大學於2002年也相繼成立中醫學院,培養中醫專業的高等教育人才。遵照香港教育資助委員會(UGC)的學位配額,現在三所中醫學院每年共招收大約75名中醫本科學生。至2011年止,香港浸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分別有10屆、9屆和5屆畢業生,共計約550人。這些畢業生需通過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的醫師執業試,方可獲得在香港的中醫行醫執照。據筆者的不完全統計,全港三所院校的絕大多數中醫畢業生均於畢業後一二年內成功通過執業試,反映本地高等中醫教育已具相當高的水準。

必須成立中醫院

中醫學是一門實踐性很強的學科,在學期間學生須接受為期一年至一年半的臨床實習,以培養他們的臨床診療知識和技能。由於香港的高等中醫教育尚屬雛形,雖然各中醫學院已開設一些數目不等的中醫診所,但至今為止,香港尚未有一間正規的中醫醫院,未能為病人提供住院治療服務,而一些危重及症狀複雜的病人也未能接受中醫治療。有鑒於此,本港的中醫院校的學生的畢業實習均在國內的中醫藥大學包括廣州及上海中醫藥大學的附屬醫院進行。眾所周知,香港和內地的醫療體制存在很大的差別,最主要的是國內的醫療模式是中西醫結合而香港則是中西醫壁壘森嚴,井水不犯河水。內地大醫院的中醫醫生可以開處西醫藥物,甚至中醫醫生作手術也十分普遍,而香港的中醫師則不準運用一切西醫的醫療手段如打針、開西藥,甚至開化驗單,像檢查也屬禁止之列。本港的學生在一個與自己本地的醫療模式與文化迥異的環境中進行畢業實習,將不可避免碰到一些困難,如所學的中西醫結合的知識是否對他們將來香港行醫是否適用,能否學到傳統中醫的精髓等等。這些都是由於本港現時還沒有完善的中醫院式的實習基地所造成的困境。不言而喻,建立本港第一所以中醫醫療為主導的中醫醫院將是本港中醫高等教育新的里程碑,為培養符合本地醫療環境的高等中醫人才提供一個理想的訓練平臺。但是,環顧香港的醫療和教育撥款現狀,要實現這一中醫界的訴求似乎是十分遙遠的夢想, 不容樂觀。相信除了中醫教育界和業界的不懈努力之外,政府政策包括土地和人力資源方面的支持更是必不可少。

必須將中医納入「公營醫療體系」

具有諷刺的是,中醫作為香港市民醫療保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 至今卻未能享用香港政府龐大的公共醫療資源。現今在醫管局管理下的十多間中医診所,政府只支助[subvented]約20%,沒有其他發展資源,例如建立專科等。故而香港的中醫師最後以獨立開業應診為主。以一個剛畢業的中醫師和西醫醫生相比,雖然大家都花了五年大學時間接受培訓,中醫師的月收入只是西醫生的三分之一[平月HK$15,000],景況甚為可憐。香港作為一個以經濟掛帥的社會,如此低微的入職工資,以及工作職位被排除在公營醫療體制外,實難吸引到成績優異的高中畢業生入讀中醫,長遠來講這將直接影響中醫行業的專業人才素質。近來,醫管局正鬧醫生荒,但政府卻對中醫在基層醫療所起的作用視而不見,絲毫沒有計劃將中醫藥納入公營醫療體系,以舒緩公營醫療的壓力, 確實令人費解和無奈。

香港中醫高等教育雖然只有短短十多年的歷史,但還是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但中醫高等教育欲有新的發展, 困難重重,除了有賴中醫院校的自強不息和業界的鼎力支持外,政府在醫療政策方面對中醫藥行業的扶持也屬必不可少。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1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