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具先天條件建中醫藥國際模範

莫恒殷 醫師   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全日制) 校友會 會長

2012-11-09 | 香港 | 類 : ,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ykRXD

行政長官梁振英於2012年8月14日宣佈,政府決定成立中醫藥發展委員會及設立委員會籌備小組,展開正式工作,發展中醫藥及更好地照顧市民需要。筆者對此保持審慎樂觀。自香港回歸後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在一九九八年的《施政報告》已經提出,銳意將香港成為一個國際中醫中藥中心(即「中藥港」),開拓中藥的生產、貿易、研究、資訊和培訓中醫人才。當年董建華重點計劃中醫藥發展藍圖具前瞻性和持續發展性。奈何當時的客觀因素,未能進一步成立「中藥港」。經過十多年來的努力,香港已設有「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的中醫藥監管機構,並有醫院管理局、非牟利機構及本地大學設有三方合作設立有系統的科教研以及臨床基地;中藥方面,已具有國際級的檢測設施以監管中藥的使用、銷售和生產,以上等等都提供有利的條件發展中醫藥業。然而,中醫藥業發展十多年至今,業內人士都面對很多問題而尚未解決。若然政府銳意發展這行業,當務之急是要正視和改善以下項事項:

提升行業發展水平,加快融入政府醫療體系

多年來,中醫藥醫療體制一直未能全面發展,未能普遍認受,最大的原因是其體制未納入政府醫療體系。現時雖然有醫院管理局、非牟利機構及本地大學三方合作所設立的中醫診所,但不系屬政府醫療體系,只屬於外判,以”非公營”自負盈虧的模式運作。每間中醫診所的營運及發展方式,包括診金、藥費、醫師、配藥師的薪酬、培訓及晉升等安排是因應非牟利機構該年度所獲有限資源而定立,並無劃一機制運作。由於中醫藥醫療體制未納入政府醫療體系,政府及社會投放中醫藥業的資源嚴重不足,令業界發展寸步難行。

重點培訓本地中醫藥專才

要發展中醫藥業,提昇產業價值和認受性,重點要培訓人才。自回歸後,本地三所政府資助大學,包括香港浸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先後成立中醫學學院,長期聘請國內專家教授來港授課教學,培訓本地中醫藥人才。雖然國內專家教授來港教學及臨床可惠澤社群,但來港人數始終有限。長遠來說,香港中醫藥業持續發展不可單向依賴輸入國內專才,政府須投放資源,重點培訓本地中醫藥專才,讓香港的中醫藥的臨床、科、教、研範疇持續高水準發展。

調整合理薪酬,提高行業認受性

一般來說,修讀一個具有三年或以上的專業學科,畢業後,其薪酬水準相對比普通工種高,比方說,本年度的護理系的畢業生,起薪點約HKD 22000,中醫畢業生的起薪點約HKD 18000;大部份具三年工作經驗或以上中醫師月薪仍未達HKD 22000水準 。雖然醫管局中醫部設有中醫晉升階梯及聘任指南予非政府機構合作的中醫診所作內部參考,然而大部份機構往往根據年度所得的資源而自設醫師薪酬水準,不會統一跟隨指引作出相應調整。現時,具有三年或以上年資的醫師薪酬水準嚴重偏低,待遇不合理。眾所周知,薪酬可反映行業的專業性及認受性,由此可見,中醫藥專業仍未被政府及社會的認受及尊重,長遠會令原本有意加入中醫藥行業的人卻步。唯有調整合理薪酬水準,才可挽留中醫藥人才,從而提高社會對行業的認受性。

完善晉升制度

晉升方面,對比其他醫護人員,中醫沒有明確的晉升制度。累積一定的年資的醫師,在沒有完善的晉升框架下長期埋頭苦幹,看不到行業的未來。除了醫管局於2008年提出初級醫師三年培訓及2010年設立初級高級醫師申請獎學金往內地進修方案外,大部份中醫診所未有重點、持續培訓中醫師的臨床專科研究和發展。長期處於低薪酬水準,沒有晉升及具體醫療進修培訓等情況,這嚴重打擊具有相當年資而有志於鑽研專業的中醫師們士氣,對行業前景感到氣餒,意興闌珊。現階段的中醫藥發展到某程度留置在樽頸位,發展空間有限,可預見的是非政府機構合作的中醫診所人才將逐漸流失,人才青黃不接,出現斷層,影響中醫藥服務質素。政府也會白白失去這批用社會公帑培訓的人力資源。

將中醫藥業加快納入政府醫療體系,調整聘任薪酬、建立完善的晉升階梯及培訓制度是吸納業界菁英的唯一解決方法,亦是發展中醫藥產業的首要任務。另一方面,中醫在完備的政府醫療體系中有助分擔西醫門診求診人數,縮短輪候時間,減少住院服務需求,從而減輕市民對公營醫療的負擔。

建立專科制度

根據「香港中醫藥管理委員會」的指引,現行中醫師只有中醫全科、針灸 及骨傷。透過設立專科(例如:腫瘤科、婦科等)及考試制度,全面提高中醫醫療水準,亦為患者提供更多元化的中醫服務。

建立中醫院

每年三所本地大學的中醫本科畢業生約90人,加上於國內就讀中醫藥科的學生陸續畢業,根據衛生署數據顯示,截至二零零九年年底,本港有6048位註冊中醫師。註冊醫師相對的人口比例是  1:1157,相比起西醫,相對的人口比例是1:563  。根據醫管局所示每年應診中醫的人只接近100萬人,中醫人才供過於求,加上未有完善的醫療政策支持,中醫藥業發展停滯不前。政府應好好利用人才,中醫也需要西醫院培訓人才的模式,在醫院接觸廣泛層面的病種,從而建立一己之長,並向專科之路持續發展。另一方面,有意接受中醫服務的市民鑑於坊間中醫診所良莠不齊,擔心貿然選擇會得不償失而卻步於中醫治療。如政府能支持建立中醫院,這些有求診意欲的市民會更有信心。建立中醫院不但提供中醫全科及多元化的專科服務予不同階層的患者,照顧大眾需要,而且可作提供全面、系統的中醫藥專科、教學及研究培訓的基地。

 

加強中醫藥行業規管

中醫藥發展至今,行業專業水準及操守仍見參差不齊。隨著公眾對中醫藥服務日趨殷切,建議在現有的法律限制內,持續修訂中醫藥的專業守則,進一步加強規管業內執業及行為水準,提升中醫藥服務質素。

加強與國內外合作

香港是中西共融的社會,具國際視野,善用其文化特色、地利環境優勢,可順利與國內外接軌,建立國際化的中醫藥產業。香港不是盛產中藥的地方,但可與內地緊密聯繫,透過國際級標準檢測設施和制度,將優質藥材、中成藥及保健產品轉輸出國際市場。同時,透過加強與外國大機構合作,優化及提升現行檢測設施和制度。舉例,英國的Kew Garden的草本植物鑑別科學技術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本港 與外國頂尖機構合作,有助提昇香港成為亞洲、甚至國際草本藥材的品質監測中心。

建立國際中西醫科教研中心

現時,歐美澳加等國家開始實行中醫藥註冊制度。例如:本年度7月,澳洲剛落實註冊中醫政策,而本港早於1999年實施中醫藥註冊制度。香港在行業進行監管及督導等工作,往往領先歐美等國家。本港具有先天的優厚條件,讓中醫藥業成為國際模範。據了解,在國外採用中醫藥治療的人數漸增,而法國、德國等國家現時法律上只允許接受過中醫培訓的西醫行使中醫藥治療。由於規限條件較嚴苛,所以當地有規模的辦學機構及中醫教員為數不多。反觀本港有醫學院背景的大學則具有優越的條件,可成為國際中西醫學教研中心,讓中外及本地學者聚首一堂,共同學習、研討及發掘中西醫學。另一方面,不少外國人每年前往北京、上海、廣州、四川等四大中醫學院國際留學生中心學習中醫藥,而近年收外國留學生情況接近飽和。香港是中西共融、文化互通的社會,同時,中醫藥的師資強大,除了有享譽國際的國家級中醫專家來港教學,亦有本地培訓的優秀中醫藥人材。這十多年本地培訓的中醫藥畢業從事臨床、教學及研究領域已具相當水準,加上新一代的學者能通兩文三語及外語,種種因素成為有利條件,讓香港可發展成北京、上海等以外的國際中醫藥教學中心,提供培育國外人材,讓中國中醫藥業弘揚海外。

現今香港政府重提拓展中醫藥產業,業界人士當然鼎力支持,但其成功關鍵則視乎政府及社會是否願意正視及改善上述事項,是否願意持續投放資源,以提升產業的質素及價值。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3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