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中藥產業宜善謀而後動

  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 創會會長

2012-10-05 | 類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P37rL

政府八月中公告設立「中醫藥發展委員會籌備小組」為「中醫藥發展委員會」的成立作前期的籌辦工作。中藥業界對政府的這項舉措雖均表示欣慶。但亦存在一定的疑慮。十五年來香港中藥發展舉步為艱。主要是因為是當局和中藥行業人士對中藥產業本身,其發展潛力與週邊營商環境都缺乏深入研究,以致了解不足。方向模糊。加上政策曖昧。中藥產業的發展因而一直成效不彰。

政府這次決意推動中醫藥發展在時間上和機遇上都是適當的。但必須汲取十五年來的教訓,善謀而後動。「籌備小組」應廣泛諮詢各方持份者及有識之士的看法,以便制訂一套合乎實況的政策。使中藥產業能在港生根,茁壯成長。成為本港另一根經濟支柱。

過去十多年政府投放了數以億計的公帑到「賽馬會中藥研究院」及「香港標準」兩個項目。結果前者被取締而後者到目前尚未見對業界有實質裨益。當局應深入了解這兩個項目的得失。以前車為鑒。才談發展。

那麼諮詢及調查的首要重點應放在那裏呢? 筆者認為應優先弄清楚三方面的情況,使得大家對中藥產業有個基本性的共同認識後才去深入研究其他有關議題。這三方面包括:

  1. 中藥產業內各領域的經營模式(business model)及前景預測
  2. 香港可以確認和可供開拓的中藥市場範圍
  3. 中藥產品是否規管得宜以助提升競爭力和保障市民健康。

經營模式

中藥產業是個複合體(Matrix),內含領域眾多。如從產品性質來劃分則有藥材飲片、藥膳、傳統中成藥、現代化中成藥、天然產品(包括天然食品、保健品及藥品)及單體藥物等。各自成行業。如以產品型式或劑型來分就更多了,如各種類食品、膠囊劑、片劑、顆粒劑、口服液等幾十種。在運作流程方面則包括研發、生產、庫貯、物流、銷售等各環節。由上可見中藥產業複合體內的的企業是各領域交織的一些組合體。

「籌備小組」應評估那幾類組合體的經營模式具備在香港的營商環境(包括現有或將由來政府締造的環境)內可持續經營和有利可圖的潛力。政府一旦掌握了這些訊息便能更有針對性地制訂相應的便利營商、資源投放和配套設立(如研發、創新、新研究所等)等政策。扭轉十多年來漫無目標的操作。只要整體方向端正,產業發展目標明朗,市場氣氛便會轉暖,港內外資金和人材才會源源匯流入港。

市場開拓

眾所週知,香港市場較小的規模乃中藥產業發展的桎梏。如在這方面不能有所突破,發展前景難以樂觀。就算有「自由行」的支撐,對不少企業來說亦未必化算。這些企業遲早會「捨港入陸」去爭取更大的市場。過去一些西藥公司的北移可視為先例。相信本地中藥企業當成長到某個地步,亦會同樣因「經濟規模效應economy of scale」而步上述西藥企業後塵。政府扶植中藥企業的一番苦心最終可能只是為他人作嫁衣裳而矣。

這現象的發生主要是因為兩岸四地各自設立的藥物「註冊屏障」防礙了藥物的自由流通。「註冊屏障」在地區水平存在參異的情況下是合理和必要的。但是港陸之間的水平已日益拉近。尤其是在中藥方面,雙方的關係更為貼近。《中國藥典》近年來在中藥標準和規範方面亦已開始超越香港趨近國際水平。此外,SFDA預測中國將快塔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藥品市場。香港雖有「國際平台」之便,但明顯地,中藥產品在「國際化」之前理應先考慮進行「大陸化」。如捨近取遠,實為不智。

此外,內地的中藥亦可能因為「註冊屏障」而放棄進入市場較窄的香港。形成變相削減香港市民購取得優良藥品的權利。這種情況相信亦非大家所願見。故此打破「註冊屏障」來開拓中藥市場是當務之急。

在這方面歐盟提供了一些啟示。歐盟各國的最終融合是從建立「共同市場」開始。中醫藥是否亦可以通過一個「中藥共同市場」的模式來為大中華中醫藥的融合取得突破?希望「籌備小組」會研究這個構思的可行性。

利商規管

《中醫藥條例》在1999年立法。各項有關規管亦隨後一一實施。其中最令中藥行業憂心的一項是中成藥註冊。箇中原因眾多:例如不少企業認為目前註冊門檻過高,註冊及有關化驗費用與產品回報率比例不恰當,以及《條例》內某些含糊措詞洐生了一些規管上的漏洞。此外,現行的規管模式亦存在以西藥高科學和高風險的框套強加於尚未科學化和較安全的中藥之嫌。

無論行內人士的這些觀點是否正確,負面效果業已呈現出來。不少企業為了節省註冊及有關費用而大幅減少註冊的品種。亦有些企業因預期回報率偏低而對在本港的投資採取甚為保守的態度。有些索性移師到內地發展。如果行內人士對本港中藥產業的前景都不寄予厚望的話,本港又如何吸引港外資金呢?

經過十多年的實施,《條例》及其相關規例的不少優點和缺點都已呈現出來。因此,「籌備小組」須了解清楚規管的問題和研究是否應予以適度的修改以釋除藥界和投資者的疑慮。將規管轉化成為促進香港中醫藥發展的一股動力。

結語

以上三方面的諮詢和研究一旦完成,香港中藥產業的未來輪廓和形態便會浮現出來。以往「霧裏看花」的情況應一掃而清。當局可按新的產業模式來擬定相應的政策、方略和執行機構。當方案經審議通過,「籌備小組」便可依新架構的需要來配備資源及物色稱職的人員來將中藥產業發展的工程推動起來。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1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