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贵过金 服食需小心

赵静 文   - - - - - - - - - - - - - - - - - -

2013-06-07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xZuiB

在我国青海、西藏、四川、云南等地海拔3500-5000米的高山草甸中,生长着一种称之为蝙蝠蛾的昆虫,每年7-8月间,受到虫草菌—一种麦角科真菌感染的蝙蝠蛾幼虫逐渐蠕动到距地表2-3厘米处,于秋冬死去,此为冬虫。来年春末夏初,吸收了养分的虫草菌从虫子头部长出子实体,形成一根紫红色“小草”,即称夏草,冬虫夏草就是这种真菌寄生于昆虫形成的虫体与真菌子实体(草)的复合体(图1)。

据传在古代,北魏军队与西藏吐番国对仗十几年间,发现对方的马匹于春天雪融后吃了一种长出的黑色草芽,食后高大壮硕、奔驰迅速、又有耐力,自此揭开冬虫夏草神奇的秘密。冬虫夏草作为一种珍贵的药材,我国古代民间对其早有一定认识。在唐代,藏医药经典名著《月王药诊》(公元710年)首次记载冬虫夏草治肺部疾病;《藏本草》(公元780年)记载了冬虫夏草“润肺、补肾”的功效; 清代汪昂的《本草备要》(1694年)称:“冬虫夏草,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咳。四川嘉定府所产者佳。冬在土中,形如老蚕,有毛能动,至夏则毛出土上,连身俱化为草。若不取,至冬复化为虫”,此后的《本草从新》、《本草纲目拾遗》、《药性通考》等均有冬虫夏草的记载。冬虫夏草由我国传到西方国家也有270余年的历史。西藏的冬虫夏草1723年运到法国,1726年在巴黎科学院院士会上,首次展现了这种中国医用的珍品。1728年冬虫夏草传入日本,以后陆续有标本传入欧洲、意大利、日本等地区和国家,最初用珊瑚属(Clavaria)作为虫草的名称。1878年意大利学者Saccardo将我国冬虫夏草的学名定为Cordycpes sinensis (Berk) Sacc.,意为中国虫草。实际上,各种菌类以蝉、蛾、蜂、蚁、蜻蜓等不同昆虫体为宿主形成的虫菌复合体,均统称为“虫草”,全世界共有300多种,中国有60多种,其中有药用价值者如冬虫夏草,蛹虫草,蝉花等。“虫草”由于寄生菌类不同,产生的虫草各异、功效也不一。因此,一般统称之“虫草”,未必是专指珍贵的“冬虫夏草Cordyceps sinensis”。

冬虫夏草是我国传统的名贵中药,与人参、鹿茸齐名,并列为三大补品。中医认为,冬虫夏草性味甘、平,入肺肾经,功能益肺肾、止咳嗽、补虚损、益精气。《本草纲目拾遗》记载:冬虫夏草性温暖,补精益髓,此物保肺气。以酒浸数枚啖之,治腰膝间痛楚,有益肾之功,以番红花同葬则不蛀;与雄鸭同煮食,宜老人。《本草丛新》也记载,虫草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止劳嗽。现代医学研究表明,冬虫夏草主要成分为蛋白质、氨基酸、核苷类物质、甾醇、甘露醇、多糖等,对人体多种生理机能均有重要的影响,如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增强抗病能力;对中枢神经系统能起镇静、抗惊厥作用;对心血管系统有降压、降低心肌耗氧量,改善心肌缺血,抗心律失常作用;对呼吸系统能扩张支气管、祛痰平喘;另外对慢性肾炎、肾功能衰竭和糖尿病都有显著疗效。由于冬虫夏草具有极高的医疗价值,素有药中“黄金”之称。
冬虫夏草生长地理环境特殊,生长过程具严格寄生性,加之采收不易,冬虫夏草资源十分有限,加之人们的保健需求,冬虫夏草价格节节攀升,已成为高端礼品市场的新宠。2012年,在安徽亳州中药材市场,顶级冬虫夏草一根(不足1克)就高达800元人民币,而三年前只要200元。冬虫夏草是珍品,但对冬虫夏草的疯狂追逐主要还是源于物以稀为贵的心态和礼品市场的推动,合理利用冬虫夏草还亟待政策引导、科学发展和人们认识的提高。

近年来,随着环境的恶化,人们环保意识日渐增强,中药重金属污染也受到世界范围的广泛关注,但人们很少把源自雪域高原的天然冬虫夏草与重金属联系起来。澳门大学中华医药研究院暨中药质量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李绍平教授课题组潜心从事冬虫夏草研究15年,在冬虫夏草研究尤其是虫草质量评价领域,成绩卓著。课题组在对采自青海、西藏、四川、云南等地的天然冬虫夏草砷、铅、镉等重金属元素分析时发现:冬虫夏草中铅、镉含量均未超过中国《药用植物及制剂进出口绿色标准》规定的限量,而元素砷在所有冬虫夏草样品中的含量均远高于规定的2 mg/kg限量,严重者可达限量的10多倍。为了解冬虫夏草中砷、铅、镉的来源,课题组将选取的冬虫夏草样本表面逐一清理后,重新进行测定,并分别对冬虫夏草虫体、子座(草部)两部分及随冬虫夏草采集的产地土壤中砷、铅、镉含量分别检测。结果表明:冬虫夏草产地土壤中都含有较大量砷、铅、镉元素,冬虫夏草清理后,铅含量明显下降,而砷、镉含量变化不明显,提示洁净有利于降低冬虫夏草铅含量;冬虫夏草子座中铅、镉含量均高于虫体,而砷含量在虫体部分较高;土壤与冬虫夏草砷、铅、镉含量相关性表现不明显。提示:冬虫夏草中砷主要来自虫体,砷含量较高可能与昆虫对此元素的蓄积作用有关。冬虫夏草中的砷元素主要以无机态形式存在,因此,服食冬虫夏草应注意元素砷的影响。尽管如何,正常保健食用量的冬虫夏草,其砷摄入量远低于国际安全标准限量,无需过分担忧。

值得注意的是,冬虫夏草昂贵的价格,诱使不法之徒掺杂使假,需小心提防,以免受骗上当。常见的假冬虫夏草有:

霍克斯虫草(图2,另一种麦角菌科真菌),又称亚香棒虫草。虫体表面灰黄色,足明显可见。“草部”呈淡灰色至灰黑色,少数上部分叉,膨大部分可见多数小黑色,质脆易折断,气微腥,味微苦。

凉山虫草(图3,另一种麦角菌科真菌),又称麦秆曲,四川省地方习用药材。虫体外形似蚕,较粗,稍弯曲,表面棕褐色,外被棕色绒毛,虫体表面环纹众多,头部红褐色,足不明显。“草部”细长,可大大超过虫体,圆柱状或棒状,褐色,黑褐色,单生,上部有时分枝,质脆易断,断面黄白色,气微腥,味淡。

新疆虫草(图4,另一种麦角菌科真菌),在新疆地区作药用。“虫体”表面棕黄至黒褐色,头部红棕色,没有“草部”。体表稍光滑,体轻质脆易折断,断面稍平坦,淡黄色。气微腥,味微苦。

北虫草(图5,另一种麦角菌科真菌),也叫蛹虫草或蛹草,俗名不老草。蛹体紫色,梭形,环纹明显,长约1.5-2厘米,“草部”单生或数个一起从蛹体的头部或节部长出,颜色为橘黄或橘红色。

地蚕(图6,唇形科植物块根)。“虫体” 长纺锤形或梭形,略弯曲,环纹较少,仅3-5条;表面浅黄色或黄褐色,断面中心有一棕色环圈,气微,味微苦。

压模“虫草”用面粉、玉米粉、石膏粉等经加工模压而成,“虫体”光滑,呈黄白色,环纹特别明显,质重。折断面呈淡白色,断面具有大小不等的蜂窝状小孔(糊状淀粉干燥后形成的间隙),质脆,气微香,味淡。用水浸润表面颜色易脱落,并软化、变形,久嚼粘牙,久煮会松散。草体部分往往用红薯的干燥叶柄伪装而成,中空而不易折断。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3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