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校教育乃現代中醫人才培養的主流

林志秀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副教授

2012-03-23 | 香港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TlEfd

本人有幸拜讀余鴻超醫師題為“中醫『師帶徒』對延續傳統中醫學的重要性”的文章,讀後頗有一些想法,在此作一簡短的回應,就中醫教育等問題和余醫師商榷。

是的,香港回歸之前,並沒有院校制的中醫學教育模式,中醫的傳承主要是靠傳統的“師帶徒”來完成。師徒制在中醫發展史中歷史悠久,具有其積極性和優越的一面,包括師傅將其畢生的寶貴經驗可以一點不留地傳授給徒,保証了某一醫學流派的延續。同時徒弟在師傅的耳提面命之下,一點一滴地接受師傅的醫理和治療手法等,經過數年的悉心拜師學藝,大多積累了臨床經驗豐富,對解決一些疑難雜症確實能夠得心應手, 妙手回春。

回歸之後,香港三所高等院校(香港浸會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大學)相繼成立中醫藥學院,實行以院校制模式培養中醫藥新型人才。三所中醫院校每年共有畢業生約80人,加上本港學生到內地中醫院校就讀之畢業生,每年新加入到中醫界的新鮮血液大約有200人以上。這些學生在校學習期間,不只是學習中醫學理論和技能,同時也要修讀現代生命科學如生物、生物化學和西醫學的一些主幹課程包括解剖學、生理學、病理學、藥理學、診斷學和內科學等。另外,學生們還要修讀通識等人文科學的課程,豐富他們的知識內涵,以期作到既有中醫學的專業知識,同時又具備現代科學和人文以及IT知識,逹到全人培養的效果。試問,如果是沿用傳統的一師帶一徒的方式,如何能培養出知識全面、適合現代社會需求的新一代中醫人才呢。

至於現代中醫院校教育出來的中醫學生是否已迷失在中醫路上了呢?這就要從現時中醫學課程設計上來具體分析。現代國內的中醫院校中醫本科課程的西醫比重較大是一個事實,但其培養的主要是適合內地醫療體制的中西醫結合的人才,其情況與香港有很大差別,不應混為一談。以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的中醫本科課程為例,其中醫和西醫之比例大約為8:2,課程特點是強調和突出傳統中醫特色,中醫課程主體內容涵蓋基礎、經典、臨床各科包括內、外、婦、兒、五官、針灸、推拿等,真正做到培養新時代的全科中醫。如若不是以院校模式運作,試想是否有這樣一位科科精通的師傅來傳授上述知識和技能給徒弟呢。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余醫師在文中提到不少中醫老行尊,通常只會將醫術和秘技傳授給其子孫或有緣者,絕少傳給外人,這不正是師徒傳授制的局限和缺陷嗎? 這種模式顯然不能作到有教無類,不適合大量培養人才,因此該模式不能成為現代醫學包括中醫學教育的主流也就順理成章了。

文中指出本港目前的中醫畢業生中,有機會入行者只有3-5%。這些資料的來源本人不得而知,但其準確性卻是以事實不符。事實上,現在每年本港中醫畢業生中,入行作中醫的佔八九成以上,並且大多在大學、醫管局和非政府機構合辦的中醫診所工作。與七、八年前的情況相比,中醫畢業生的就業前景已有了很大的改觀。這些初出茅廬的畢業生,儘管臨床實踐經驗可能略欠火候,但他們 文化素質好,中醫理論知識紮實,且同時掌握一定水準的現代醫學知識。經過三五年的艱苦磨練,他們大多能逐漸積累臨床經驗,將所學的理論與實踐相合,融會貫通,因而他們的臨床診治水平都得以大大提升,因此, 不難理解現在這些新一代中醫師都在各個不同的醫療機構逐漸挑起大樑, 發揮日益重要的作用。

本人認為,要完善香港的中醫藥教育體制, 可以在院校教育模式的基礎上,引入師帶徒制,多途徑培養人才,正所謂“不拘一格降人才”是也。這樣可以作到百花齊放,促進香港中醫藥事業的發展,為香港醫療保健服務創出一片亮麗的新天地。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4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