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藥條例》中藥名單存在的問題與修訂建議

趙中振 教授   香港浸會大學 中醫藥學院

黃麗麗  黃曉璇   香港浸會大學 中醫藥學院

2013-04-26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7lREE

立法會於1999年通過的《中醫藥條例》(第549章)為香港的中藥規範化管理邁出了第一步。條例的附表1和附表2共收載605種中藥,前者為31種毒劇中藥的名單,後者列出了574種常用中藥,對中藥的安全使用、進出口管制、中成藥註冊等相關標準的制定及執行至關重要。限於當時的歷史條件,其中的舛錯甚多,於實際應用中引起了混亂,亦造成了管理上的障礙。

為確保條列的科學性及用藥的安全性,應與時並進,重新修訂名單是迫在眉睫的工作。現存名單的問題達百條之多,本文分類列出條例附表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希望能為未來修定名單提供參考。

名單主要存在的問題分類舉例如下
部分常用藥材並沒有收載於名單中

《中國藥典》中收載的甘草、白芷、茯苓、山藥、火麻仁、枇杷葉等常用藥材並未被列於附表中。

中藥材學名不正確

附表1中白降丹的名稱為Mercurous chloride and mercuric chloride,而正確的學名應為Hydrargyrum Chloratum Compositum。「鬼臼」並非正名,而是「桃兒七」及「八角蓮」共同的異名。

附表2中包括已禁用的中藥

附表2中的7種來源自馬兜鈴科的中藥(關木通、廣防己、青木香、天仙藤、馬兜鈴、尋骨風、漢中防己)含有馬兜鈴酸,可導致腎功能衰竭和尿道癌,衛生署亦於2004年6月1日起已停止進口及銷售含馬兜鈴酸的藥材。

附表中藥材品種重覆

附表2中共收載了6種貫眾,包括貫眾、綿馬貫眾、紫萁貫眾、烏毛蕨貫眾、莢果蕨貫眾及狗脊貫眾,而現時作正品使用的為綿馬貫眾,所以並無必要重覆收載。

附表中未見商品流通量的民間草藥及混淆品

糞箕篤為嶺南地區使用的民間草藥,黃花棉、香果脂、剪刀草、黃毛耳草等為少常用藥材而不在香港市場流通。而水線草只作為白花蛇舌草的混淆品出現在市場中。

劇毒藥材分類不明確

附表1中的山豆根雖然有毒,但亦是一種較常用的藥材,由於附表1的藥材受到管制,將常用而非劇毒的中藥列於附表1會影響醫師用藥。

藥材的藥用部位不確切

附表中龍葵的藥用部位為全草或其任何部分,而龍葵的全草、根及種子可分別作「龍葵」、「龍葵根」及「龍葵子」三種中藥,三者的主治功效有明顯差異,不能混為一談,應分列條目。

多來源的藥材與《中國藥典》記載不相符

附表中「生白附子」來源包括了天南星科獨角蓮及毛茛科黃花烏頭,獨角蓮為《藥典》白附子的法定來源,習稱「禹白附」,而習稱「關白附」的黃花烏頭只於少量地區流通,兩者毒性及炮製方法均不一致。

有毒藥材炮製品的說明不夠詳細

因附表中並未對炮製品的處理方法作出說明,調查發現有不法商人為了避免拿出入口證明,把生川烏稍用水一燙,成為所謂的炮製品入口。另外,半夏有多種炮製品,《藥典》中就分別列出了法半夏、薑半夏及清半夏,而附表中只總括成製半夏。

解決的建議
根據香港市場的情況重新修訂藥材的品種

應補充所欠缺的常用藥材,剔除禁用、市場不流通或混淆的品種。2003年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與中藥聯商會等合作,以《香港容易混淆中藥》為題出版書刊及舉辦展覽講座,可以此研究結果為基礎,進一步完善條例中的藥材品種。

重新修訂藥材的名稱

2004年,有患者因長期服一種名為「白毛藤」的中藥導致中毒死亡,究其原因發現藥房把有毒的尋骨風作無毒的白英售予患者,因兩味中藥有相同的俗名「白毛藤」。「藥無重名惠萬家」,正確的學名可保障中藥的安全使用。香港醫院管理局已成立了中藥詞彙專案小組以探討藥材及飲片的名稱、來源及藥用部位的規範化。

與《香港中藥材標準》的研究成果相結合

一至五冊《香港中藥材標準》共涵蓋了140種中藥材的研究結果及標準,第六期亦即將完成,條列的藥材名單應與港標相輔相成,將最新的研究成果反映到管理工作中,如附表中麻黃的來源為草麻黃、中麻黃或木賊麻黃的草質莖,港標麻黃項下只收載香港市售主流品種草麻黃作唯一來源。

參考《中國藥典》

《中國藥典》作為國家用藥的法典,也是《中醫藥條例》的重要依據,《藥典》每五年進行一次增補及完善,所以條例亦應進行定期的整理及修訂。

訂立飲片標準

現時香港中藥的炮製尚未有規範化的指引,港標的研究暫時亦只覆蓋原藥材,政府應盡早訂立飲片標準以保障使用者。

習俗與問題由來已久,非一蹴而就。《中醫藥條例》附表1及附表2已經公佈了14年,應在進行實際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儘快予以修正,並提交香港中醫中藥管理委員會,經立法會討論通過後重新公佈附表藥材名單。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50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