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四不像 

古鎧綸 註冊中醫師   - - - - - - - - - - - - - - - - - -

2013-10-11 | 香港 | 類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7PDQd

扭曲的三方合作模式  (一)

香港正規的中醫註冊制度發展至今已有10多年歷史,中醫專業的地位受法律保障,然而本土培育的中醫師在生存和發展空間上,並不像醫療體系中的其他成員,如西醫、護 士、牙醫和物理治療師等,受到完善的政策支持和保護。時至今日,中醫成了一頭不折不扣的四不像,三方合作的模式就是在這種環境下誕生的怪胎。

很多人以為香港有公營的中醫市場,這其實是一種很大的誤解。正確來說,香港沒有政府醫院直轄的中醫診所,只有三方合作的中醫診所。三方是指醫院管理局(簡稱醫管局)、 大學和非牟利機構。三方合作的原意是要推行「醫、教、研」合而為一的理念,即由醫管局提供場地和撥款,建立診所提供中醫服務,由大學帶領中醫臨床教育和科研,由非牟利機構(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s,簡稱NGO)擔當經營者的角色,三方合作務求令診所自負盈虧。多年前,這種新模式的誕生被視為中醫爭取納入公營醫療架構的一個里程碑,但時至今日,也只聞樓梯聲,中醫全面進入公營架構的步伐仍然緩慢。

三方合作的中醫診所至今已有17間, 遍佈港、九、新界。可惜當初「醫、教、研」的理念只有「醫」實踐得比較完善,其餘的皆淪為口號,實質與私營診所無異。部份大學並沒有全力推行臨床教學,反而當上了人力資源公司,為診所以有限度註冊的形式聘請內地中醫師來港行醫,奈何這是欠缺良好中醫政策所衍生的問題。只需三至五萬多元的月薪,診所就可以源源不絕地從國內聘請到有數十年經驗的醫師、教授,避開了內地醫師要通過執業試才能在港註冊行醫的規定,這間接為中醫師的薪酬架構預設了上限,私營市場也會以此為參考。不少內地醫師多以此為跳板,在港工作滿七年後,便考取執業牌照,然後離職自立門戶。於是,診所又要再從內地輸入中醫師,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在供過於求的情下,本土畢業的 中醫師在薪金和職位上還能向上流嗎?有本土畢業的醫師工作10年月薪仍只有三萬元,和初入職的註冊護士相約。這樣的薪金和晉升階梯,難怪很多香港中學文憑試成績較佳的學生會望而生畏,不會選擇這條「窮」途,不少泥足尚未深陷的本土畢業生則打算盡快轉行。然而,香港的中醫界正正就是需要更多有志的優材生加入,為行業注入生氣和活力。除非政府投入更多資源去改變現狀,否則中醫依舊是一潭死水,未能充分發揮應有的作用和優勢。

現時醫管局以公帑資助的中醫科研,當中不乏水平甚高的研究,有的甚至獲國際水平的醫學期刊刊載,但這大多是和本地著名西醫和科學權威一同進行。單純本地中醫界的研究,水平參差不齊,在臨床的應用性低,有的甚至連醫院的研究審查委員會(Research Review Board)也未能通過,不少的所謂研究一輩子都未能發表,而研究經費可能已經花費不少在購買中藥、器材和支付科研人員的薪酬,說穿了就是有關當局監管乏力,而行業又缺有真正科研能力和精神的科學家,這同樣是香港科學界的普遍現象。現時,醫管局資源緊張,各醫院、部門和中西醫之間應放下政治角力,用中肯而科學的方法去妥善分配資源。當務之急,就是要借助醫學經濟學(health economics), 利用成本效益分析等科學的方法,以數據說服大眾中西醫的長短。例如一些已知的中醫優勢病種,好像肥胖、痛症、癌症術後調理等,理應該逐步加入現有主流醫療體系當中,把病人福祉放在首位。

若三方合作模式像這樣裹足不前,行業發展將會停滯,本土中醫師無法向上流,大學又難以吸收優秀的新血,中醫科研大多無法取得有用的成果,白白浪費社會資源。這樣,中醫或會淪為一個苟延殘喘的夕陽行業。

 

中醫醫療車︰流動的賺錢工具  蠶食同業的蝗禍 (二)

近年,NGO興起了中醫流動醫療車(下稱醫療車)這個嶄新的商業模式。香港貧富懸殊嚴重,醫療車本應可以深入偏遠和貧困地區,起贈醫施藥的作用,這是我們身為醫者樂見的。但醫療車過度擴張,並以業績掛帥,最後不但照顧不到有需要的一群,甚至窒礙了到整個中醫行業的健康發展。

流動醫療車蠶食私營市場

香港多間NGO的醫療車泛濫,全港18區每區至少有2-3架, 幾乎無處不在。醫療車應以救濟貧苦百姓為主要任務,但不知是那位商業奇才想到要以業績掛帥,充當配藥員的司機和專責診症的中醫師每看一位病人都可以分到佣金。部分醫療車更停泊在居屋、私人住宅,甚至是豪宅等高收入地區,完全違反了設置醫療車的原意。醫療車甚至會停泊在其他私營中醫診所或傳統藥材舖附近,令附近不少全心為基層服務的屋邨中醫叫苦連天。無奈NGO掛著慈善之名,站在道德高地,大多基層中醫根本無計可施,只有啞忍。最近,香港中醫界最具代表性的香港註冊中醫學會,不但未有為這群中醫發聲,維護他們的權益,反而東施效顰,動用會員捐款設置一輛流動醫療車,並已於今年投入服務,私營市場又再一次慘遭無情的蠶食。

流動藥房仍違法

大家可能會問,為何西醫沒有流動醫療車,牙醫的又寥寥可數?原來西醫和牙醫的藥房必須領有衛生署的牌照,並且只能設於固定的地方。因為很多藥物被界定為毒藥,稍一不慎流出街外就會引致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所以法例禁止設中央藥房把藥物運送到不同的醫院和診所,每間醫院必須設有獨立的藥房。由於牙醫存放的藥物較西醫少得多,設立流動醫療車的門檻就稍低。

這種想法其實也適用於中醫。香港《中醫藥條例》附表一和部分附表二的中藥(包括濃縮中藥)都具有一定的毒性,本港至今就有多宗和這些毒藥有關的死亡個案。因此,這些藥物必須存放在一個固定的行醫地點,還要有一名註冊中醫師負責管理。只是流動醫療車鑽了法律上的空子,政府又沒有適當監管,才會容許毒藥四處飛。

無牌經營與小販無異

市民可能會問NGO數十輛中醫流動醫療車在香港街頭穿梭和進行收費式中醫服務,到底需要向政府申領甚麼牌照、如何續牌和由誰監管呢?筆者曾向政府不同部門了解,方知原來多個政府部門都不知道醫療車屬哪個政府部們管理,混亂非常。唯一要的手續,恐怕就是向運輸署申請車輛改裝了。

慈善團體或「非牟利」的NGO都要向公司註冊處申請公司註冊(行內簡稱BR),而其註冊證明書需要張貼於營業處所,那麼中醫流動醫療車有否在每個停泊的地址進行註冊和在車上當眼處張貼BR,值得政府調查。

再者,由於香港的衛生署沒有特設流動醫療機構的牌照,流動車在港營業與其他小販(包括工匠、報紙小販、冰凍甜點小販、流動車等)無異,當由食物環境衛生署管轄,署方明文規定:「流動小販牌照授權持牌人以流動方式販賣,但署長可在牌照內訂明持牌人可販賣的範圍。」像小販們買賣簡單的東西都要向政府申請牌照,無牌經營的小販經常遭到執法人員掃蕩和檢控,未知香港的中醫醫療車有否該牌照,而執法人員又會否一視同仁嗎?另外,陪伴大家長大的流動雪糕車基於政府多年前開始停止發牌,時至今日,香港也只有14輛而已,遠低於中醫醫療車數目,而他們也得向運輸署申請合法改裝車輛,當中包括設置洗手盤和冰箱。已獲運輸署批准的中醫醫療車到底有沒有小販牌經營行醫,另外他們有否享政府特權不設上限的擴充呢?流動醫療車的改裝也沒有設清水供醫師、配藥員作洗手之用,衛生環境令人擔憂。同時,法例要求醫療服務提供者要遵從環境保護署的要求,不可擅自轉移醫療廢料,必須聘請專責處理醫療廢料的公司收集。流動醫療車提供針灸服務,染有血液及病菌的針具,應棄置在固定的醫療廢物器皿內,等待專門的公司來收集,但流動醫療車就這樣載著它們四處走。醫療車不是處理醫療廢料的公司,萬一遇上車禍或其他意外,沾有病菌、病毒的醫療廢料隨時會在人煙稠密的鬧市中散播開去,NGO根本無能力應對這種危機,責任又誰屬?

政府在批准NGO 設置醫療車的同時,應審慎考慮市民的實際需要,也要兼顧私營中醫市場的生存空間,好讓醫療車能急市民所急,為貧苦百姓服務,而非淪為NGO的生財工具。同時政府要加強監管醫療車上的有毒藥物及醫療廢料,做好風險管理,也要為醫療車訂立專門的發牌制度,訂下車輛數目上限,讓資源更有效及安全地投放到有需要的人士身上。

(筆者為本土大學本科畢業的私人執業中醫師)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24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