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教學醫院—萬事俱備,只欠政策

卞兆祥   香港浸會大學

2013-02-22 | 香港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3Gl3x

在前三篇文章中,作者已先後論述設立中醫教學醫院的必要性、可行性及其定位;然而,要明確落實中醫教學醫院的建設,尚有三個關鍵因素:土地、資金、政府政策。其中又以政府政策尤為關鍵。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興建中醫教學醫院需要投入大量資金。資金的來源可來自政府出資或大學自籌。特區政府於上月公布,本財政年度首9個月錄得400億元的盈餘。不少學者均指出,政府在考慮全面性「派糖」,提出有針對性的紓困措施外,應投入更多資源予中長期發展的項目。建立中醫教學醫院將長遠有助推動本地高等教育及醫療體制的發展,亦符合特首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擴大中醫中藥在公營醫療系統的角色”的理念,配合社會中長期的發展。因此,政府應該考慮撥款興建中醫院。而且,中醫教學醫院的資金投入相比400億盈餘只佔一個很少的數目,但日後的回報、對社會影響卻是長久的。基於建立香港中醫教學醫院對整個社會的必要性及迫切性,如果政府出資興建則是最佳的選擇。當然,香港浸會大學也有信心可以通過籌募方式籌集足夠資金建院,為廣大市民謀福祉。但是,正如前文所述,兩種情形下的醫院運作模式將會不同。

雖說大學在資金方面有辦法解決,土地問題卻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鴻溝。沒有土地,一切有關中醫教學醫院的計劃藍圖只能是紙上談兵。建立中醫教學醫院的必要性在前文業已作了詳細的說明。作為中醫教學醫院,要滿足其長遠的教學及醫療目標,其用地應是永久性的。因此,無論中醫教學醫院是以政府出資或是大學以自籌資金方式興建,我們急切地期盼政府可以因應中醫教學醫院的需求,盡快劃出適當的地方,建立中醫教學醫院。

作為進行大學醫學課程的教學醫院,一般都是建在大學附近,這不僅方便學生、教授、及醫師,也讓大學的研究能夠與醫療有更緊密的結合。教室、實驗室與病房相鄰,方便學生見習、實習,也方便教授的教學與臨床實踐,從而促進教與學的效果。因此,在醫院選址上,我們非常期望教學醫院能夠與大學鄰近,這樣,教學、臨床、醫療管理等將可更為集中。在三三四學制推行後,中醫課程由原來的五年制改為六年制,目的就是增加臨床見習與實習的時間,提高臨床技能的培訓。在六年的時間內,若學生的實習場地與大學教學設施相近鄰,省下來的時間應可更有效地運用於學習上,否則時間浪費在交通上實在可惜。假設學生每次往返醫院與大學需要1小時,則每周將需3-6小時,6年之內單純花在路途上的時間遠遠超過700小時。如果這個時間能夠花在實習上或者學習上,則效果相應會完全不同!其實,在大學校區附近建立附屬的教學醫院,已經成為一種常規。以香港為例,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其教學醫院也是鄰近大學的所在地。以中國內地歷史悠久的五間中醫藥大學(北京、廣州、南京、上海、成都)為例,各間大學都有超過三間以上的附屬醫院,而且通常有一間在大學的附近;如廣州中醫藥大學有四間附屬醫院,其中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緊鄰大學校區;上海中醫藥大學有五間附屬教學醫院,一間鄰近大學校區;另外,台灣的中國醫藥大學,同時設有中醫學院及西醫學院,其附屬中醫教學醫院亦臨近大學校區;韓國慶熙大學,建有南韓最大的韓醫大學校,其附屬醫院也是與大學主校園相連。這種現象在歐美的西醫院校亦比比皆是。

自2009年起,香港浸會大學已開始向政府爭取建立中醫教學醫院。其間,浸大曾跟不同團體商討,研究合作建院的可能性,但亦因多種原因不合而未功。早前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李惠利)遷出原有校舍,該幅屬於「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的土地,緊鄰浸會大學,是現時建立香港中醫教學醫院的最佳選擇;它不單有利於教與學,從病人的角度出發,李惠利學院原校址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它位處九龍塘,交通網絡四通八達,方便各區的病人求診,而且該區環境較寧靜清幽,綠化度高,是建院的絕佳地點。李惠利地皮三邊皆鄰接浸會大學,隱隱有合圍之勢,實難適用於其他用途。假如建設中醫教學醫院作育英才,並為市民提供全面的中醫醫療服務,則將造福的不僅是九龍塘區民眾,更是全港市民。

自1997回歸以來,特區政府在中醫藥發展政策層面邁出歷史性步伐,促使香港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取得長足的進步。由1998年香港浸會大學率先開辦中醫藥課程以來,本港三間大學各自努力,同時也與醫院管理局及本地不同的非牟利機構合作,先後開辦了不少中醫藥診所,解決了部分中醫藥臨床見習的問題。不過,香港註冊中醫考試中明確規定,中醫畢業生必須在課程中完成“不少於30周的畢業實習”;由於香港目前並沒有中醫教學醫院,因此,實習問題仍然依賴於中國內地的中醫院。但是香港不應該、也不可能長期依賴於中國內地的醫院進行中醫臨床實習,最重要的原因是兩地的醫療衞生法律並不一致。要突破這一窘局,盡快建立本港中醫教學醫院是唯一出路。

不論是在社會認知、中醫藥人才儲備、營運管理的經驗等方面,中醫教學醫院的預備已然就緒。現時,土地、資金等因素看起來是中醫教學醫院建立的難點。不過,難道香港真的缺乏資金?難道香港真的缺少一塊建院的土地?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先生日前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一語中的,指出:“當局現時並無政策支持資助院校設立中醫教學醫院”。自1998年特區政府開始將中醫藥納入高等教育體制以來,近十五年過去了,至今政府仍缺少政策支持設立中醫教學醫院,是目前香港中醫臨床教育舉步維艱的根源。

建立香港中醫教學醫院,萬事俱備,只欠政策。深願政府為學生,為市民,為社會的未來,邁出歷史性的一步,盡快制定相關政策,完善中醫藥教育、研究、及醫療服務設施,建立中醫教學醫院。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3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