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教育之淺見

談仁義   - - - - - - - - - - - - - - - - - -

2013-12-20 | 香港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6tevF

供過於求?

看到本報之前有篇文章(2013年10月25日,A30版)講到香港中醫師數量相比內地較高,每萬人口中中醫師人數比例約為13.06人,香港的中醫是否供過於求?先分析供應方面,這些在港報名中醫考試而成為註冊中醫師的人主要有以下四類:(1)香港本地大學的中醫專業畢業生,有中醫專業的三所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浸會大學),加上香港中文大學每年的本科非中醫專業的碩士畢業生,共約100多人;(2)香港的學生到內地的中醫大學讀書,之後再返港參加中醫師考試,這部分人的數量在每年大量的增加。(3)來港讀書的內地學生,及來港工作的內地名老中醫及教授(一部分成為有限制註冊中醫師);(4)表列中醫師可以通過考試,轉為註冊中醫師,但這部分人數會慢慢減少。

臨床培訓 – 中西之異

從需求的角度來看,為什麼本地大學畢業的中醫專業學生,每年都會有人轉行改做其他工作?是否比較一些年長有經驗的中醫師,其競爭力顯得不足?本港中醫本科畢業生的臨床培訓不足是眾所周知的,他們只有一年在國內臨床培訓的機會,而國內醫院中西醫的醫療方案與本港有異,回港後在應用上有困難︰在國內中醫可處方西藥加中藥,但香港的中醫只可純用中藥,因此需要深化掌握中醫辨證論治、病因病基和理法方藥等手段。在香港西醫畢業後,政府提供一年在醫管局轄下醫療機構的實習與培訓。至於中醫畢業生則沒有此種實習的機會。再者,西醫在註冊後可在醫管局轄下醫療機構接受三至六年的在職培訓,而只有部份中醫可在三方合作中醫教研中心工作,並沒有系統性的臨床培訓。中醫若要提升臨床技能,只有靠自己主動進修。

本科︰厚西薄中

大學本科階段的教育資金,主要是由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niversity Grants Committee,UGC)每年所給予的資助。而從2007/08學年UGC公佈的數據來看,按物價劃分的學科類別相對成本加權數值在醫學及牙醫學是3.6,但中醫不包括在此類別,而是歸類在生物科學類別,其加權數值只有1.4。按此撥款比例,每名新生所受的資助款項,在西醫學院是中醫學院的兩倍多。處於強勢地位的西醫將會佔用大部分份額,而中醫只能獲得小部分的份額。投入資金的不足,會導致大學在教育資源的選擇上出現退而求次的狀況。

碩士課程內容不可取

再看中醫碩士生,除去少數研究式碩士研究生(Master of Philosophy),大部分都是授課式碩士研究生(Taught Postgraduate)。由於非研究式課程是學校自負盈虧,沒有政府的資金資助,所以一些學校在授課式碩士生的錄取上出現了一些本科階段非中醫專業的學生,例如︰護士、藥劑師及物理治療師等。這些學生的出現,使大學在課程安排上需要考慮他們的基礎知識問題。因而有些大學在碩士課程所學的中醫課程出現與本科階段相似的情況,這使中醫專業學生提高知識水平有限。可能因為保險與制度上的問題,在實習安排上臨床操作的機會很少,即使已經是註冊中醫師的碩士學生也只可在國內作短暫的實習。這些因素都制約了他們以後在臨床時的能力。另外,由於在授課式研究生的課程上沒有安排關於實驗研究的內容,所以這些碩士生若想要在畢業後繼續讀博士課程,就存在不小的難度。

這些問題,都是當下香港的中醫教育所正面臨的,若能夠恰當的解決這些問題,將會讓未來的中醫師獲益,也逐步提升中醫醫療服務的質量。本文之二將會討論不同的解決方案。

香港的中醫教育面臨著種種的問題,如何較好的解決這些問題,將會影響著本港未來中醫的發展。在此筆者一述淺見。 

一、公平撥款

面臨許多問題中,首先當解決的就是增加中醫教育的資金投入。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niversity Grants Committee,UGC)應當增加每年對於中醫專業的資金投入,使中医學院相對成本加權數值與西醫學院相同。大學有了資金才可以去聘請更多的、頂級的老師、教授來教授課程、進行研究工作,而不是像現在有的中醫學院,每年用較少的人工聘請不同的內地老師來“教學”,但其部分時間並不是真正的去教學,而是要在學校下設的中醫診所中進行臨床工作,來賺取更多資金,使學校可以投入到自己相應的中醫教育、研究中去。這樣教育出來的學生水平可能並不理想,並且難以要求更高層次的研究項目。只有增加了中醫教育的資源,才可保證中醫的教學、研究處在一個積極、健康的發展軌道。

 二、優化教育科研資源分配

若是政府不能增加中醫專業的資助,反而不如將三所大學(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浸會大學)的本科中醫專業進行合併,集中起來,組織成一個中醫學院聯網,進行教學資源重組,優化資源分配,發揮各個學院的優勢,形成自己獨特的專科人才團隊,使學生們獲得更好的中醫教育,同樣也可以推動高水平的中醫專科研究。

在香港中醫教育資源不足、而內地中醫師來港就業人數充足的情況下,也可以考慮取消中醫本科的教學,而只開辦中醫藥碩士及博士課程。這些課程面向西醫學院的畢業生,以培訓一批優秀的中西醫結合方面的科研人才。

對於中醫藥碩士博士階段的教育,其本身更應該成為一個高質量的實驗研究課程,使香港的中醫藥研究能夠有較大程度的提高,與國際接軌。同樣的,西醫药的碩士博士研究学位也可以錄取優秀的中醫藥專業的學生,進行中、西醫結合方面的研究探索,正好配合了香港現在的醫療發展。因為香港中文大學已成立了中西醫結合醫學研究所,而香港大學亦有中西醫結合基金教授的職位和中西醫結合博士生獎學金,各方面的資金也按步資助中西醫結合方面的研究。

三、系統的在職培訓

在另一方面,政府也應當加大對於中醫本科畢業生實習培訓的投入。西醫畢業生有一年時間必須在醫管局下設的醫院進行有薪實習,之後是三至六年的臨床培訓。現在只有部分中醫畢業生可以到中醫診所進行實習,其他的畢業生可能考慮轉行做其他工作,這樣就浪費了珍貴的人材及教育資源。這些中醫畢業生工作的三方合作診所並沒有訓練的標準,沒有住院服務, 更没有糸统培訓的要求. 所以醫管局應在醫院當中設立中醫門診、病房,使中醫畢業生可在醫院當中進行三年系統式的培訓,其中可以通過考試及臨床考核來嚴格要求、提升這些年輕中醫師的醫療水平,像培訓西医家庭醫生一樣,使中醫師也可在社區與家庭醫生合作,從而建立互補長短的医療模式, 滿足基層医療统筹處(Primary Care Office, PCO) 的願景。

要解决本港中醫教育所面臨的問題,需要獲得更多人的關注以推動策略性的討論,這樣前瞻性的步署,才可使香港成為國際中醫藥發展的先驅。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58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