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醫院醫療模式淺探

林志秀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中醫學院 

2014-02-14 | 類 :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VIMqY

特首粱振英在其任內的第二份施政報告中承諾於將軍澳劃地興建香港戰後第一所中醫醫院. 消息一出, 中醫藥業界和學界無不額手稱慶,為之雀躍. 不少人士認為這將是繼《中醫藥條例》通過後香港中醫藥發展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雖然距承諾中的中醫醫院的建成和正式啟動營運少則五年, 多則可能十年八年, 中醫藥界中不少人已就將來本港中醫院的醫療模式發表了熱烈的看法. 有人主張中醫院應該是純中醫的醫院, 反對掛中醫的羊頭, 行中西醫結合或西醫為主之實. 而本港一些註冊中醫師及教研人員更於網上發起簽名運動, 譴責和反對在香港建立所謂的 “偽中醫院”等, 不一為足. 本人擬就中醫院的醫療運作模式, 從香港現時的醫療環境, 中西醫如何配合以保證住院病人的醫療安全, 以及病人為本三個方面來談談一些粗淺看法, 權當引玉之磚, 供中醫同道和政府決策人士參考.

香港現時的醫療環境

眾所周知, 目前香港的醫療體制實行西醫和中醫分軌制, 即是西醫醫生只能用西方醫療手段為病人服務. 而中醫師(包括註冊和表列中醫師)則只能採用傳統中醫藥的方法進行醫療活動, 中醫師被禁止開處西藥, 施行外科手術, 就是開化驗單和影像學檢查也被視為禁區. 這種醫療模式與現時內地採用的以醫師註冊三軌制(中醫, 西醫和中西結合)中的中西醫結合的做法大相徑庭. 在內地, 一個中西醫結合醫師可以同時採用傳統中醫和西方醫學的診斷和治療方案. 事實上, 國內現時並沒有實行嚴格的醫師分軌制, 中醫開西藥, 甚至做外科手術, 西醫開中成藥和為病人做針灸等是非常普遍的現象. 正是因為中醫師能夠使用現代醫學的診斷和治療方法, 因此, 內地的中醫院的急診科和骨傷科大多是由中醫師主理, 碰到急重病人可採用現代醫學的手段如手術和藥物注射等手段有效地進行扶危救急, 救死扶傷. 但是, 鑒於醫療制度的限制, 類似的情景並不能在香港複製. 香港的中醫醫院如果實行的是純中醫模式, 也就是說中醫院內拒絕西醫同行的參與, 如何處理臨床上遇到的突發和急重情況呢? 譬如住院病人出現突發性心肌梗塞. 如果中醫院不能夠解除市民大眾對突發危急病處理的憂慮, 如何能樹立起中醫院的形象, 使市民對中醫住院服務投下信任的一票呢?

中西醫如何配合

中西醫是建立在二種迥然不同的傳統文化, 哲學和科學體系上的不同醫療模式. 中西醫各有特色, 各有自己的優勢和不足. 籌建中的中醫醫院顯然不是和龐大的西醫醫院分庭抗禮, 而是針對某些西醫治療效果不彰, 而中醫藥治療具有明顯優勢的病種, 為市民提供多一種選擇. 中醫治療具明顯優勢的病種大體包括病毒源性疾病、功能失調疾病、骨關節疾病、婦科病、各類皮膚病以及一些重大疾病如惡性腫瘤, 中風和各種大手術後的調理等. 在中醫院裏對這些疾病的治療自然應以中醫藥的方法和手段為主, 但現代醫學的檢查和診斷也是必不可少. 只有將中西醫各自的優勢融合在一起, 取長補短, 切實地提高對奇難雜症的治療效果, 才有可能建立起中醫院的良好品牌, 將中醫住院服務做好做強. 因此, 筆者主張將來中醫院的醫療模式應是以中醫為主體, 西醫為輔助, 既強調突出中醫藥治療的特色, 同時不忘結合現代醫學的診斷方法和必要的治療手段, 確保醫療安全.

醫療實踐應以病人為本

縱觀目前堅持搞純中醫醫院的觀點, 不難看出他們的憂慮是在中西醫結合框架下西醫對傳統中醫藥的衝擊, 擔心中醫藥在中醫醫院中反而成為從屬地位, 中醫藥逐漸被邊緣化. 這種憂慮是否真確, 還待以後的時間來證實. 筆者曾多次和身邊非醫務界的朋友討論中西醫醫療模式的問題, 發現一般市民對所謂的醫療範式並不關心. 事實上, 他們所關心的是如何解決一些現實中健康和疾病的問題, 譬如中醫能否治療腫瘤? 中藥能否預防心臟病? 對於他們來說採用何種治療手段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否把病治好. 在我們討論中醫院採用純中醫或中西醫結合時, 是否能從病人的角度去看問題? 始終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相信只有這樣我們的結論才是最切合大眾利益的.

在香港建立中醫醫院不能不說是一件劃時代的德政. 可以預見, 在這個過程中必定碰到這樣那樣的問題, 比如醫院用地的選址, 建院資金的來源, 是公營或是私營等等. 中醫藥界提出的富有理性和建設性, 符合港情的意見和建議必將對政府有關部門政策的制定有很大的參考作用, 而那些危言聳聽,以情感宣洩為快的評論和指責則是於事不補, 只會成為籌建中醫醫院的絆腳石.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13 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