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建立中醫院的方向

余秋良醫生 / 中醫師   香港中西醫結合醫學會會長

2014-06-06 | 香港 | 類 : ,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newcm.org/WYJUq

從病人的最佳利益着想

在香港,中醫西醫分距,然而常見病人同時找中醫和西醫同時醫病,醫者或䕶士運用其所學去應付醫療需要,但卻常感不足。香港現實醫療制度的型式或人才配合,實在不便中醫和西醫的溝通了解、互相轉介,遑論昇華研究,循證醫療。

從病人為本的醫療準則基礎出發,中醫西醫共同恊作,為病人解除病苦和優化其生命質素更有幫助,是對病人的最佳利益着想。

從中醫質素的最佳化着想

中醫在醫治某一病種時是不遜於西醫的。香港的中醫不同於國內,在國內中醫可以中西醫法齊用,在香港的中醫祗能夠以純中醫學方法治理病人;正因如此,香港醫者必須精煉中醫之道。

以往,香港中醫祗在門診工作,入息又偏低微,對整個中醫業的入行和發展不利,容易令人頹喪,對前途感到惘然,更何以能夠吸納尖子成為中醫師,或提昇中醫醫療水平呢?要先讓中醫出頭,在香港建立中醫院,就必須以中醫為主;相信能夠讓中醫增加醫療更多的病種及醫療難度,創造機會因精煉而增強專業性。

政府繼中醫中藥發展委員會的成立,今年年初施政報告,認同業界需要在香港設立中醫院,以提供中醫住院服務,及協助提升本港中醫的專業培訓和水平,決定在將軍澳預留一幅土地,作興建中醫院之用。

從最佳病人的利益及中醫質素着想

若然單單建立缺乏西醫補充的純中醫院,其發揮醫療效益的作用必然遇到諸多制肘,發展亦不可以深遠,可發揮範疇會有所限制,如此,祇是為應付號啕而作出的短見之作而矣!

最佳的構建模式本來是將西醫院和中醫院放在一起。西醫院放在一邊,中醫院放在另一邊,讓中、西醫相互協作,他們可以獨立運作,同時也有空間造就結合治療的機會,溝通思維、分析病種、藉互相賞析,嘗試設計結合治療方案;中、西互通隨時間而日益增進。(中西醫協作就如這幅理想模擬初始組合圖)

中醫西醫共同協作,逐漸變成精明靈活,最後就是中西醫結合,屆時,中醫基礎及治療必然進步又更能突顯,西醫基礎及治療亦必因而進展和擴大視野。(協作最終形成為架構之間的運作模式)

這種建設容易解決主治醫生應該是中醫或西醫的顧慮,亦減低中醫西醫聯合巡房產生的高昂醫療成本。

此刻應時的部署

現時,因應各種未成熟因素下,應要先讓中醫出頭,中醫院必需具備給病人最佳的安全及治療效果,醫院是現代醫療發展出來的機構,香港的醫療體系早已建立具有國際性高水準的地位,在這個環境下考慮建立中醫院,對病人的醫療水準當然不可以下落。

要有高水準,中醫治病可以靠培訓所得精煉的醫術,加以多種方法,包括循證醫療強化團隊準繩。但是,當中醫在醫院內醫治病人的時候,病情變化、診斷及治療變法時,甚至施行急救,必須離不開用現代醫學的標準,就需要有西醫的輔補。所以中醫院在香港,不能純中醫,可以中醫為主,又有西醫恊作。

確保醫療的可靠度,是香港建立中醫院重要一環。中西醫如何恊作,下回分享。總括來説,中西醫協作帶領解決雙方因醫療制度的限制:如化驗、影像診斷等;亦解決雙方因醫療學術的不足:如急救、診斷力量、法律簽鑒權責分工等。要遵守本港的醫療制度及法例要求,於中醫、西醫的領域中發揮自身的優勢,探討中醫西醫於治療過程中的理想切入點;更進而在臨床與研究上相配合,必能創造出比其他地方出色的中西醫療水準。這樣在中西醫協作下強化的中醫主導的中醫院不是比單純的中醫院在規模上會更全面、更深入和多元化嗎?

這樣,由中醫主導加上西醫的協作,必為病人帶來最大利益,亦為香港中醫和中醫院創造最大空間,發展出色的中醫醫術。

讓業界及市民大眾認同香港的中醫院必須以中醫為主,輔以西醫恊作的模式來營運,才能保障市民大眾健康及有利本港中醫業的長遠發展。

突出中醫

醫療本來就是一個繁複而多變的過程,若論及中醫西醫的相互恊作則更然。在這中西醫恊作陣容裡,中醫以其既有長處,加上西醫之輔,結果定必更能突顯中醫醫療效果,中醫何懼之有?

中醫學說博大精深,可治理廣泛的住院病患: 從多變病情到身心失調,從感冒到癌症,從内因身體到外因環境所造成的疾病,均具療效,均能達至針對個人化醫療的境界。長期實踐經驗發展出豐富的理法方藥基礎,多法多門,這寶庫對醫者而言,尚可有無窮的發掘。

但當個別病症, 在配合現代醫學, 需對個別醫者、醫法作實據澄清,以比較其效力及安全時,卻經常遇上因時空不同而產生技術配接的枝節問題。面對這種困窘,所採解決之方見仁見智,但勇者未必中的。最佳策略還是要先分析所在環境,再依據本身的條件,在這基礎上創造實現發展優勢的空間。『數問其情,以從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內經》。可見得戒浮誇、穩中求進,當是中醫發展優勢的好對策。

顯明中醫優勢

本港的中醫醫療在過去十多年,在主流醫學的認受性雖說已提昇不少,然而,在現階段所建立的中醫院仍應只視為起步點,在規模上不宜急進,策略是先把最出色的醫療範疇發揚展現,必然卓越突出,再輔以西醫恊作,水準實證必能更優勝。

當下首要突出中醫診治範疇的強項,例如腎病、眼病、腦病、哮喘、骨節病等等,選項發掘,並以醫院病症為主,先選神經系統、免疫、內分泌、皮膚病症等;又或可先選中風、糖尿病、痛症,痿症等重點病種。推行間,務實而進。雖然中醫院服務可包含院內、日間、門診、保健等多元服務,但住院服務必須為主線,以促進中醫專科的發展。

取長補短制定中西醫協作範式

現時,香港的中醫院所行的中醫西醫協作模式尚未落實,應從多方面探求,並重視從體制中積累的經驗。這裏,筆者提提意見,讓大家參考。

中醫西醫協作首需著實解決雙方在醫療制度下的限制。譬如說: 中醫在化驗、影像診斷、法律簽鑒權責上有其限制,和互補彼此在醫療學術上如何有所不足。又如中醫西醫的職能不同, 在提供診斷、治療、預防、康復及效果評估,以至急症服務等方面的處理,中醫西醫在醫院內如何既作分工,同時亦須合作。

中醫主導,中病中治,便首需深入探討醫療質素管理。這可沿用循證治療,以評估進展及作定案討論; 而為加強醫療效果,又應公開並落實執行安全有效的療法。當向病人解釋醫療診治時,需從中、西醫角度將病情合理地齊心講解,以盡量滿足病人的知情權,好讓病人能據此按自己的意願選擇或拒絕任何療法。此外,為病人的最佳利益着想,亦應隨時審視病人對中醫中藥的接受度。

中西醫協作作為支援,基礎在於(1)協商制定治療方案,針對不同的病種訂立治療指引,為臨床協同治療提供依據;(2)共同診治時,各方須符合操作程序,並按照指引作出判斷;(3)釐清各自醫療責任的法律問題及相關的處理方法; (4)成為精誠合作、互相信任的團隊,共同發揮專業精神;(5)不脫離現代醫學的標準,為病人的身心健康負責。

中醫院既以中醫主導,出院後應由中醫跟進,要定期重檢中醫運作及中醫西醫協作的療效情況,定期開會交流討論病情進展。

務實而強

話雖說回來,在以中醫為主,西醫作輔助的醫院裡,要從何處找到高質素的西醫願意加入這個團隊呢?現實中只有希望那些對中醫發展及研究有濃郁興趣和抱負者來參與,初期可考慮成立中西醫高級顧問團作為力點支援。

這又要返回筆者上期文內所提到的理念: <理想的模擬組合>的好處。將西醫院和中醫院放在一起,初期雖各自獨立卻又同時創造中西醫協作機會,最終成就中醫、西醫、中西醫結合,互力治療的理念,發展具有本土特色的醫療新境界。

無論如何,現在建議香港的中醫院,可由中醫主導、輔以西醫協作,在臨床管理上可各自發揮其所長又互相補足的優勢,採用著實辨証論治,藉循證治療,制訂治療方案及指引,評估進展等醫療團隊管治方法;再配合現代化的管理,重視風險管理,中西醫聯合巡房緊密監控,跟進追尋督察錯漏,定期作出職務資訊管理,病案會議,臨床審計等科學化技巧,使中醫與現代醫學專科專業在互補中提昇。到時何難得不到市民、西醫和醫療界的認受和支持!這將有利於中醫業發展的政策和法制的相關制定。中醫院是本港中醫業發展的一個里程碑,盼望吾儕同心共創,使香港中醫院成為國際模範。

原載《大公報 中醫藥新天地》

(今天點閱 1 次, 共點閱 48 次, )